李康生病癒之後戲約滿檔,他希望能嚐試不同類型的電影。(羅永銘攝)
李康生病癒之後戲約滿檔,他希望能嚐試不同類型的電影。(羅永銘攝)
《粽邪2》通過本屆金馬獎初選,李康生挑戰新戲路可望再次入圍。(羅永銘攝)
《粽邪2》通過本屆金馬獎初選,李康生挑戰新戲路可望再次入圍。(羅永銘攝)

金馬影帝李康生在主演國片《馗降:粽邪2》中和邪靈鬥法,是他從影以來最多打鬥戲的一次,大病初癒的他直呼雖然拍得好累,卻有一種放鬆的感覺,他說因為和拍蔡明亮的藝術電影截然不同,「拍蔡導的戲是另一種累,他的團隊比較嚴肅,我都不敢聊天,戲已經很苦悶了,又不太能聊天。這次拍恐怖片雖然很恐怖也很累,但是可以一直聊天,有一種放風的感覺。」

李康生在《粽邪2》中被賦予斬妖除魔的天命,被問本身相不相信天命,他發揮冷面笑匠功力說:「相信啊,比方我名字有個『康』字,反而不健康,常被病魔困,有人叫『強』的其實不強,叫『勇』的也沒有很勇!」

李康生難忘拍片時與雷洪對戲,當時雷洪正在軋另一部戲,李說:「我在片中的名字叫『阿火』,雷洪大哥另一部戲裡的兒子叫『阿水』,有一次對戲,他突然叫我『阿水』,把我嚇了一跳,從此,劇組工作人員給我取了一個綽號叫做『水水』!」

他回首四年前的怪病,小中風後斜頸舊疾也復發,找不出原因也找不到完全治癒方法,一度罹患憂鬱症,他住在山上,76歲的高齡母親常常因為擔心生病的兒子,搭捷運轉公車提著大包小包東西上山探望,李康生說:「每次我在家中二樓陽台目送媽媽離開,看著她走向公車站牌的背影,眼淚都會忍不住掉下來,想說為什麼要生怪病,那段時間真的很難過。」

李康生說:「我這個病看了近50個名醫,都說我沒救了,可能終身殘廢。」他表示,有醫生建議他開腦植入機器,抑制神經讓頸部不要抖動,但是幾年後還要再開刀取出機器充電,「這個方法也不能保證有效,想想還是不要開刀」。

他聊到罹患憂鬱症期間,醫生開百憂解給他,「一看到副作用可能導致性功能障礙,就不敢吃了」,他發覺悶在家裡意志更消沈,接戲工作反而慢慢走出憂鬱,「工作讓我覺得我這個人還是有用的,慢慢走過來。」《馗降:粽邪2》9月2日上映。

(中時 )

#李康生 #馗降粽邪2 #蔡明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