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直到最後三審時,仍拒絕道歉並還反嗆審判長。(中時資料庫)
鄭捷直到最後三審時,仍拒絕道歉並還反嗆審判長。(中時資料庫)

台北捷運板南線在2014年5月21日,歷經1場前所未有的捷運大屠殺慘案。這起慘案的案發現場,主要是發生在板南線的龍山寺站至江子翠站的車廂內,這位就讀東海大學環工系的兇嫌鄭捷,疑似因精神異常,導致心理上有著反社會人格,進而暗藏2把刀在身上,並在搭乘捷運時,隨機進行孤狼式的無理由慘殺。根據新北消防局指出,當時的死亡人數有4人,受傷人數則為24人。所幸當日慘案發生時,有數名熱心民眾冒著生命危險,擋住鄭捷的逃離路線,並且結集眾人之力將他壓制,等待警方的火速前來,隨後將其逮捕歸案。此名孤狼殺手,最後被法院以最強硬的制裁手段「死刑」處決,並在2016年5月10日的晚上8點47分執行,以3發子彈將鄭捷送上黃泉之路,也終於替4名遭他殺害的無辜捷客伸張正義。

這名孤獨狼殺手名為鄭捷,當時的他正就讀東海大學環境工程學系二年級,在案發當時的前1個月,鄭捷在臉書上PO文「要幹大事」,並且發表了2篇怪異的作者文,當時鄭捷的板橋高中同學看到相當憂心,立即通報高中母校,也要求立即將這訊息傳給東海大學的相關人員得知,要多加注意鄭捷在校的言行舉止。然而,雖然東海大學曾有做出應對措施,要求校內諮商老師給予鄭捷關懷,卻仍無法有效果的阻止鄭捷日後的孤狼式隨機屠殺,這也令大眾社會日後對於精神異常人士更加的重視與關注。鄭捷在被約談的過程中,本人並沒有透漏什麼殺人訊息,只單純表示自己喜愛撰寫恐怖血腥小說,目的是為了抒發情緒而已。

鄭捷將剛買的刀放進側背包。(中時資料庫)
鄭捷將剛買的刀放進側背包。(中時資料庫)

從判決書中得知,鄭捷曾在早已關閉的無名小站中,撰寫下自己為何想要殺人?也曾寫出許多自己的幻想文,譬如在台北路上街頭、捷運月台上進行大規模的屠殺,其中最令人質疑是否為這起大屠殺的導火線,是1篇鄭捷所寫下的文《源頭》,在文中鄭捷表示,自己曾是班上的大哥,國小時每天見1個女生就揍,除了有2位例外,推測當時鄭捷氣力有可能不及她們,因此鄭捷發下願景,長大後要將這2位女生尋獲,並且逐一將其殺害,鄭捷更宣言若是自己在40歲仍無法殺死她們,就會自己人間蒸發;同時,鄭捷還在自己心中承諾出,要像在《台北夜殺》一樣,在公共空間的捷運站裡,將那裡變成是血流成河的地方,他甚至還歇斯底里的曾寫出,要灌誰強酸強鹼等用語,後來的鄭捷從國防大學轉到東海大學,經歷了不如意、挫折、遭到舉報,腦中浮現出「就是想在這個做」,立即言行舉止一致的犯下這起捷運大屠殺慘案。

孤獨狼鄭捷砍人之前曾經與友人在江子翠站附近速食店聊天,友人曾極力勸阻他不要衝動做錯事,沒想到還是發生憾事。(中時資料庫)
孤獨狼鄭捷砍人之前曾經與友人在江子翠站附近速食店聊天,友人曾極力勸阻他不要衝動做錯事,沒想到還是發生憾事。(中時資料庫)

鄭捷殺人使用的水果刀,刀口還有被害人的血跡(上圖);鄭捷攜帶的折疊刀(下圖)。(中時資料庫)
鄭捷殺人使用的水果刀,刀口還有被害人的血跡(上圖);鄭捷攜帶的折疊刀(下圖)。(中時資料庫)
鄭捷水果刀在車廂內瘋狂砍人,其中有乘客聯合起來,拿雨傘抵擋兇嫌(左圖);一名戴粗框眼鏡的平頭男子,他右手緊握著長柄雨傘當武器,後排民眾齊聲高呼:「走開、走開!」(右圖)。(中時資料庫)
鄭捷水果刀在車廂內瘋狂砍人,其中有乘客聯合起來,拿雨傘抵擋兇嫌(左圖);一名戴粗框眼鏡的平頭男子,他右手緊握著長柄雨傘當武器,後排民眾齊聲高呼:「走開、走開!」(右圖)。(中時資料庫)
鄭捷遭民眾合力逼至角落壓制。(中時資料庫)
鄭捷遭民眾合力逼至角落壓制。(中時資料庫)
海山警分局警員21日下午4點44分時,將孤獨狼鄭捷帶離捷運江子翠站。(中時資料庫)
海山警分局警員21日下午4點44分時,將孤獨狼鄭捷帶離捷運江子翠站。(中時資料庫)

案發當時,鄭捷先在母校大學附近買了1把瑞士刀,再搭乘客運北上板橋,並與同學相約在江子翠的速食店用餐,隨後同學主動邀約,是否要共同前往網咖打遊戲時,鄭捷婉拒並回應:「我等等要去培養情緒,因為我晚點要動手」,同學不已為意,與同學道別後,鄭捷竟然又在附近的超市裡,買下1支長約30公分的鋼刀。當天的下午3點半時,鄭捷進入了江子翠捷運站,並不時查看手錶,開始計算人潮、站距等各項場勘,鄭捷得出結果,他認為龍山寺站至將江子翠站之間,兩站行駛的距離將近快4分鐘,足夠讓自己在密閉的車廂空間裡動手殺人,並且捷客也無法立即逃離,鄭捷在第一趟的捷運勘場後,從國父紀念館又坐回江子翠正式準備動手。

鄭捷持水果刀在車廂內瘋狂砍人,現場血跡斑斑,警方封鎖現場採證。(中時資料庫)
鄭捷持水果刀在車廂內瘋狂砍人,現場血跡斑斑,警方封鎖現場採證。(中時資料庫)
鄭捷當時在下午4點左右,突然出現並持刀在江子翠捷運站的車廂內隨機砍殺乘客(左圖/紅衣男子);鄭捷落網時,全身血跡斑斑(右圖)。(中時資料庫)
鄭捷當時在下午4點左右,突然出現並持刀在江子翠捷運站的車廂內隨機砍殺乘客(左圖/紅衣男子);鄭捷落網時,全身血跡斑斑(右圖)。(中時資料庫)

下午的4點20分,鄭捷再次搭上江子翠站,並從身上拿出暗藏的刀刃,立即見人就亂捅,起初鄭捷先拿刀捅向正在車廂內睡覺的3名捷客,然而智慧型手機令人著迷,當時所有車廂的捷客皆都是低著頭玩手機,根本沒有察覺自己正面臨1場血腥大屠殺,鄭捷從第五節車廂到第二節車廂開始隨機亂捅人,被捅的捷客受傷地方多半是腹部和胸口,最恐怖的是,當鄭捷已經捅了1名女捷客4刀後,見她仍未倒下,若非女捷客苦苦哀求,鄭捷勢必將會捅到她身亡才罷手,車廂內從平靜的場景,瞬間變成人間地獄,並不斷傳出尖叫、哭泣、慘痛的哀嚎聲,直到下午的4點26分抵達龍山寺站,只見車廂內的捷客如同飢餓暴民般不斷竄出,鄭捷此時要藉機逃逸,卻被1名62歲中年男子冒著生命危險阻擋,並奮力和鄭捷進行搏鬥,所幸一旁的熱心民眾即時加入戰局,集結眾人之力將鄭捷壓制在地,等待警方及時救援,後續統計出死亡人數為4人,受傷人數則為24人。

當時遭鄭捷刺殺左胸的捷客性命垂危,被緊急送醫。(中時資料庫)
當時遭鄭捷刺殺左胸的捷客性命垂危,被緊急送醫。(中時資料庫)
主嫌鄭捷22日凌晨近1點時,從江翠派出所移送到海山分局,派出所外聚集10多位民眾,在鄭嫌(紅衣男子)出現時對他怒罵,也有人準備上前打人,警方則動用優勢警力將鄭嫌團團包圍,並用手壓住他的頭避免遭到民眾攻擊。(中時資料庫)
主嫌鄭捷22日凌晨近1點時,從江翠派出所移送到海山分局,派出所外聚集10多位民眾,在鄭嫌(紅衣男子)出現時對他怒罵,也有人準備上前打人,警方則動用優勢警力將鄭嫌團團包圍,並用手壓住他的頭避免遭到民眾攻擊。(中時資料庫)

鄭捷事件後,警政署檢討捷運警察的人力問題,並增派警力支援,提高公共場所見警率,避免鄭捷事件再重現。(中時資料庫)
鄭捷事件後,警政署檢討捷運警察的人力問題,並增派警力支援,提高公共場所見警率,避免鄭捷事件再重現。(中時資料庫)

警方檢調單位提出告訴,以4次殺人罪名和22次殺人未遂罪,提出訴求並要求法院給予死刑。法院審理時,第一審判定鄭捷犯下殺人未遂罪,判處5年2個月有期徒刑;第二審則判定鄭捷為死刑,且終身奪遞公權;第三審仍為確定終身奪遞公權,並給予死刑定獻。法務部並在2016年5月10日的晚上8點47分,執行鄭捷的死刑處決,最後鄭捷被以3發子彈來結束生命,也終於替4名遭他殺害的無辜捷客伸張正義。

鄭捷事件後,許多民眾23日自發性地來到江子翠3號出口獻花、寫祝福卡片以弔念死者,期望傷者康復;民眾獻花後低頭默哀。(中時資料庫)
鄭捷事件後,許多民眾23日自發性地來到江子翠3號出口獻花、寫祝福卡片以弔念死者,期望傷者康復;民眾獻花後低頭默哀。(中時資料庫)
鄭捷事件後,許多民眾23日自發性地來到江子翠3號出口獻花、寫祝福卡片以弔念死者,期望傷者康復;民眾獻花後低頭默哀。(玄史生攝)
鄭捷事件後,許多民眾23日自發性地來到江子翠3號出口獻花、寫祝福卡片以弔念死者,期望傷者康復;民眾獻花後低頭默哀。(玄史生攝)

台北捷運也為大屠殺事件發起默哀,並在所有的月台電視上,以黑底白字畫面播出無聲卡:「521是個不幸的日子,讓我們一起為過世的乘客默哀,為受傷的乘客祝福」。(玄史生攝)
台北捷運也為大屠殺事件發起默哀,並在所有的月台電視上,以黑底白字畫面播出無聲卡:「521是個不幸的日子,讓我們一起為過世的乘客默哀,為受傷的乘客祝福」。(玄史生攝)

血洗江子翠大屠殺事件後,台北計程車的搭乘人數立即暴增,台北捷運也在當時損失高達2000萬元,隨後台北市警察局調度1000名警力,進駐捷運站內保護公共安全,高雄捷運站也跟進,期盼讓孤獨狼慘劇不要再2次發生。5月22日,多數市民自發性的在江子翠3號出口外,擺放鮮花為無辜死去的捷客哀悼,同天晚上7點,出口外已經擺滿了花海,並也有市民點起蠟燭,向身亡的捷客表示敬意;事隔7天後,台北捷運也為大屠殺事件發起默哀,並在所有的月台電視上,以黑底白字畫面播出無聲卡:「521是個不幸的日子,讓我們一起為過世的乘客默哀,為受傷的乘客祝福」。

20160511中天新聞 提早槍決鄭捷 羅瑩雪:我決定的。(中天新聞)

(中時新聞網)

#鄭捷 #捷客 #大屠殺 #江子翠 #隨機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