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這個我也能拍」的迷思,進入攝影藝術市場必備專書!

照片真的有價值嗎?

為什麼一張照片可以創下超過100萬美元的拍賣紀錄?

為什麼世界各地的博物館、美術館都開始建立攝影典藏?

攝影如何在藝術市場成為一股重要的勢力?它又是如何運作及發展?

2005年11月,理查.普林斯1989年的作品《無題(牛仔)》(Untitled (Cowboy)),在佳士得紐約的「戰後與當代藝術」拍賣會中,成為第一幅成交價超過100萬美元的攝影作品。

2011年11月,安德烈亞斯.古爾斯基1999年的《萊茵II》(Rhein II),在佳士得紐約的「戰後與當代藝術」夜拍上,以430萬美元成交,創下新世界紀錄。

攝影術自1839年誕生以來,攝影歷經近200年的歷史演變,從作為一種創作工具與被交易的物件,到轉變成具有收藏價值的藝術品,本書透過兩部分書寫,由簡入深來了解其中的運作與發展。

【精彩書摘】

19 世紀時,只有少數人抱持攝影能傳達藝術性的觀點,就連有些懂攝影技術和欣賞攝影的人也不一定如此認為。本章將帶領讀者回溯攝影初次問世的 50 年後,幾個必要因素的匯聚作用,使攝影這項媒材得以成為更進階的創作實踐。除了以攝影為主的活動網絡日漸增長,讀者也能進一步了解攝影如何因為與純美術及平面藝術的連結,而獲得價值,例如,展覽和銷售地點的變化。少數創作者主張這種新媒材是藝術創作,往往是由於遮掩了它與商業的連結。因此,將藝術攝影的經濟面向帶回其歷史發展脈絡中,讓我們得以了解一個不同於許多攝影史著作的論點:某些備受推崇的早期藝術攝影作品,不僅是為了觀賞,也是為了販售。

達蓋爾銀版攝影法與藝術

攝影這項媒材自從出現在大眾眼前,就受到某些藝術機構代表人物的擁護及某些人的摒棄。受人敬重的法國畫家保羅.德拉霍許(PaulDelaroche)在 1839 年的夏天,即認為路易.達蓋爾(「達蓋爾銀版攝影法」這項攝影處理法後來即以他命名)這項近乎神奇的發明,對藝術來說有極大的助益。然而,達蓋爾在 1839 年 8 月 19 日,於法國科學院和美術學院的巴黎特別聚會上公開其技術方法後,僅僅過了五天,法國美術學院即拒絕達蓋爾銀版攝影法與藝術具有關聯性的相

關提議。學者史蒂芬.品森(Stephen Pinson)認為法蘭索瓦.阿拉戈(François Arago)這位共和國政治家及法國政府收購達蓋爾技術權利的主要推手所提出之論點—即達蓋爾銀版攝影法具有簡單易學的優點,反而可能對這個攝影法造成不利的影響,技術及藝術性成為工業時代追求自動性及效益性的神聖祭品。在品森眼中,「關於藝術和攝影的長久辯論當時就已展開」

雖然未獲得法國藝術學院認可,早期的攝影的確找到一些門路,使其得以進入美術創作的世界。巴黎公務員伊伯利德.巴雅(Hippolyte Bayard)以自行發明的處理法所創作出來的紙質「直接正像照片」(direct positive photograph),於 1839 年 7 月 14 日在巴黎由拍賣官開設的畫廊中展出,該募款展覽以歷史及 19 世紀當時的藝術為主。無論是紙質或金屬版(如達蓋爾處理法)的直接正像照片不會產生負片,而是經由相機中的相紙或金屬板曝光,形成正像影像。 1844年到1849年間,達蓋爾銀版攝影作品在巴黎的「工業產物」(Products of Industry)展覽中,被歸類為美術作品,當時的藝術家也加入攝影學會(如:尤金.德拉克拉瓦 Eugène Delacroix);為創作而購買達蓋爾銀版攝影作品(如:羅莎.博內爾 Rosa Bonheur);或擁有自己作品的達蓋爾銀版攝影作品(如:讓.奧古斯特.多米尼

克.安格爾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有些較年輕的藝術家,更自己學起達蓋爾銀版攝影法(如:古斯塔夫.勒.格雷)。不過專門為圖像欣賞創作的達蓋爾銀版攝影作品,相較於「藝術家習作」,實為少數。若依據攝影作品創作的畫作沒有留下,我們經常難以區分某幅照片是否是為了繪畫所做的習作,或是獨立的攝影作品。話雖如此,談到有文化素養的法國地主兼業餘攝影師路易.德.莫拉(LouisAdolphe Humbert de Molard),他在 1840 年代創作出一系列以風

俗場景和類型人物為主的達蓋爾銀版和卡羅版攝影習作─以自己的莊園工人、家庭成員和他本人為模特兒─必定是為了攝影圖像所製作的創新作品,其中更包含他為男僕路易.多迪耶(Louis Dodier)所拍攝的攝影習作。在這些引人注目的影像中,多迪耶扮演被拷上鐵鍊而監禁在閣樓的囚犯(見圖 3)。

商業攝影作為藝術品藝術攝影並非如一般大眾所認為,充斥著業餘創作者,舉例來說,1851 年的倫敦萬國工業博覽會上,倫敦的著名攝影棚攝影師約翰.賈巴茲.艾德恩.梅歐(John Jabez Edwin Mayall),根據博覽會圖錄所述,其展出的作品即是「為了表現詩意及情感」的攝影創作。時至今日,早期的商業攝影作品在美術館、學術界及市場上都可能相當有價值,這不只包括有藝術志向的開業攝影師,也包含早期將這個新科技運用在商業用途的攝影影像。早期商業攝影工作室拍攝的達蓋爾銀版人像攝影作品,如羅伯特.柯尼瑠斯(Robert Cornelius;費城)、理察.比爾德(Richard Beard;倫敦)和安東.克勞代(AntoineClaudet;倫敦)等人,與那些有先見之明且很早就使用這項美妙發明的個人攝影師,他們的作品如今也都受到推崇。

根據攝影師學者吉賽爾.佛洛伊德所言:「在那個時代,反而是攝影商人展現藝術企圖,因為就算作品沒有藝術價值,他們的目的終究是想將自己的作品稱為藝術,以吸引想購買的人」。

的確,當商業攝影工作室成為大都會街景中的元素之一,由攝影師或其支持者所撰寫的出版文字和報紙文章,經常將姓氏寫在工作室門上的攝影師比作藝術家,將這些在工作室中拍攝的作品視為藝術創作。這類由佛洛伊德和班雅明稱為「攝影資本主義者」拍攝的影像,若是由時尚大都會的工作室所發行(如麻州波士頓的「索思沃思和霍斯」Southworth& Hawes),通常對策展人、學者和收藏家較具吸引力,對他們來說,這類人像攝影作品已達多數商業人像攝影中看不到的藝術性。

(本文摘自《藝術市場上的攝影──從交易到收藏的操作與演變》/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作者簡介】

茱麗葉.海金 Juliet Hacking

茱麗葉.海金博士是英國倫敦蘇富比藝術學院的攝影碩士學程主任,也長年擔任該學院的攝影研究學科領導,她曾是倫敦蘇富比拍賣行的攝影部門主管,著有《Lives of the Great Photographers》(2015)及《Photography: The Whole Story》(編輯;2012)等書。

【譯者簡介】

黃亮融

台灣大學外文研究所碩士。曾任台北當代藝術館國際專員,長期從事藝術展覽、學術文章翻譯,涵蓋現當代繪畫、雕塑、影像、裝置、新媒體藝術和表演藝術等領域,合作對象包括國內公私立美術館、國內外藝廊、出版社、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藝術市場上的攝影──從交易到收藏的操作與演變》/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藝術市場上的攝影──從交易到收藏的操作與演變》/典藏藝術家庭出版

(中時新聞網)

#攝影 #蓋爾 #藝術 #攝影作品 #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