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近期多次在聯合國安理會上提議延長伊朗武器禁運的制裁決議案,但皆鎩羽而歸,安理會15個成員國中僅有美國和多明尼加支持,俄陸反對,其他11國棄權。對此,《華盛頓郵報》評論版指出,蓬佩奧將美國外交政策推向死胡同,讓美國受國際孤立達到歷史巔峰,「是史上最差的國務卿之一」。

文章表示,身為國務卿的蓬佩奧,任職期間與北韓之間的談判實質上早已破裂、操作對伊朗施壓失敗、放棄嘗試罷黜委內瑞拉極權政府;他雖指控大陸在新疆地區實行種族屠殺以及對香港自由施壓,但華府的反抗來得太遲太晚。

該文指出,蓬佩奧不僅未能填補國務院內數十個高階職位空缺,數百名職業外交官因政治原因離職或被開除,且自川普上任至2019年以來,國務院高層因「沒有保持高度誠實和正直」的人增加34%;也或許也顯示在蓬佩奧本人無視國會合法命令、繞過法律對沙烏地阿拉伯出售限制性武器、要求維安隨扈替他與妻子跑腿,並開除了正在調查他違規行為的國務院監察長。

該文指出,蓬佩奧訪問以色列期間,以個人身分拍攝影影片,在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力挺川普,再次越線道德底線,違反了禁止聯邦官員以公職身份參與政治活動的相關聯邦法規,讓美眾議院決定對其提出藐視國會的訴訟。

文章分析,蓬佩奧的野心可能早已鎖定2024年總統大選。毫無疑問他希望大部分外交災難最終歸咎在現任政府而非他本人。雖然川普外交政策確實有問題,但蓬佩奧的操控導致美國遭受幾十年來最嚴重的外交損傷,特別在親密盟友關係上。

而聯合國安理會中的伊朗問題辯論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原本川普政府無法延長即將到期的對伊朗武器禁運消息本來沒有引起太多關注,但蓬佩奧的單邊操作卻讓美國外交政策走入死胡同。他強行對伊朗武器禁運拉到安理會上討論,結果卻得到一面倒反對美國的羞辱性結果;而在安理會拒絕美國要求後,蓬佩奧竟嗆傳統親密盟友「與恐怖分子為伍」。

對此,國務院前歐洲事務主管佛里德(Daniel Fried)表示,蓬佩奧似乎對美國與歐洲之間的分裂感到很高興,而「現今美歐關係是我記憶以來最差的」;雖然到9月底川普政府可能對伊朗重新實施制裁,但果真如此了,恐淪到全世界沒人理的地位,其中包括傳統的民主國家,美國屆時將成為「孤家寡人」,而蓬佩奧也將成為美國史上最差的國務卿。

文章來源:Mike Pompeo is the worst secretary of state in history

(中時新聞網)

#蓬佩奧 #川普政府 #國務卿 #國務院 #伊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