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空軍調往中印邊境前線基地

中印邊防部隊自從6月15日在東拉達克加勒萬谷(Galwan Valley)爆發流血衝突後,雙方關係持續緊張,並不斷在邊境增兵。

印度空軍退役將領巴赫杜爾(Manmohan Bahadur)3日在《出版》(The Print)新聞網上分析指出,儘管透過外交和平解決令人求之不得,但新德里應該要做最壞的打算。

他說,中方的行為絕對沒發出和平信息。從解放軍在邊境拚命進行軍事建設,尤其是和防空網有關的基礎設施來看,顯示北京的計畫始終不變。

分析說,中方的建設活動顯示了3件事。第一、北京承認,在中印邊境的防空有印度空軍可乘之機。第二、中方接受要是逼急了,空軍可能成為印度反擊先鋒的事實。第三、採取建立難以穿透的防空網,逼印度三思動用空軍的戰略。

然而,分析指出,印度不必再考慮阻絕威懾的戰略。印度國防部長辛赫(Rajnath Singh)坦承,化解邊境爭議的會談已在進行,但能解決到甚麼程度,他就無法保證了。

分析認為,要是印度空軍成為對付中方的關鍵,基於許多原因,都將比中方空軍佔優勢。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解放軍機場在高海拔區,中方空軍對付印度敵會出現問題。而解放軍心知肚明,因此設法部署新雷達和地對空飛彈來加以克服。

中方似乎採取了巴基斯坦對付印度空軍的戰略,分析質疑,或許巴國給了解放軍建議,在幕後積極導演。也許這是真的,但北京也在打心理戰,把最新型的殲 20等戰機停在靠近中印邊境的前線。

分析說,冬季即將降臨,中方可能研究了影響印度北方機場的天氣型態。印度所有的空軍基地都在喜馬拉雅山麓,而中方的空軍基地則在青藏高原。無論中印在軍演和兵推時,都需要把氣候因素考慮進去。

據貝爾福中心3月公佈的研究顯示,印度約有270架戰機,以及68架地面攻擊機能用來與中方戰鬥。此外,新德里在靠近中印邊界的地方有一連串小型空軍基地,能供這些軍機起飛,並提供後勤補給。反之,解放軍在當地只有157架戰機,以及一小批地面攻擊無人機。雖然中方空軍在當地有8個基地可供使用,但其中多數都是民用機場。

研究指出,中方在西藏和新疆空軍基地的高海拔,加上地勢險峻與氣候條件不佳,都意味著解放軍戰機能攜帶的彈藥和油料,大約只有當初設計的一半。不過,研究也指出,空中加油或許能讓解放軍戰機攜帶較多彈藥,並在戰鬥時撐得較久,但問題在於,中方沒有夠多的空中加油機能完成相關任務。

貝爾福中心的研究同時指出,和解放軍部署當地的殲-10,殲-11和蘇-27戰機相比,印度空軍的幻象(Mirage)2000和蘇-30戰機都是全天候,多用途戰機,而中方只有殲-10具備這些特性,因此印方較具優勢。

另一方面,新美國安全中心2019年10月的報告顯示,印度當初在邊境打造基地時,心裡就以中方為假想敵。為了防中方可能的攻擊,印度更重視強化基礎設施、基地彈性,指揮控制和通信系統,還有改善防空能力等。

貝爾福中心的研究說,中方面對美國在東、南方的威脅,不斷加強這兩個方向的軍事基地,以致忽略了喜馬拉雅山區的基地,至少使4座中方空軍基地很容易受攻擊。

印度學者穆克吉(Anit Mukherjee)和喬希(Yogesh Joshi)2018年在《亞洲安全》(Asian Security)期刊中指出,基於種種原因,新德里的戰略已從「阻絕性威懾」(deterrence by denial)轉為「懲罰性威懾」(deterrence by punishment),而這意味著如今印度面對敵人時,傾向採取攻勢以佔得上風。

文章來源:IAF is key to India’s ‘deterrence by punishment’ plan against China. Now to wait for winter

(中時新聞網)

#印度 #空軍 #中國 #邊境 #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