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經濟紓困,美國相較其他國家,可以毫不顧忌QE無限的印鈔票。主要是美元的霸權地位,源於1944年的布列登森林協議(Bretton Woods Agreements),將美元與黃金連結,隨時得以美元向美國兌換黃金,才變成國際貿易中主要的交換媒介及儲備貨幣。

雖在1973年美國翻臉停止美元兌黃金的義務,使該協議基礎瓦解,但優勢仍存迄今,這就是「美元特權」,各國都看在眼裡。

2009年3月,時任人行行長的周小川在一篇「關於改革國際貨幣體系的思考」文章,倡議各國應共創一種超主權的儲備貨幣SDR(特別提款權),暗示美元占大家的便宜。

美國聯準會(Fed)今年6月的資產負債表,相較2018年規模淨增3兆美元,總資產達到7.14兆美元,其中買入政府債券4.17兆,顯示過去一年,美國聯準會(Fed)經由買入政府債券達2兆美元來QE。

美國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8月27日在傑克森霍爾 (Jackson Hole)召開的全球央行年會發表專題演說,宣布美國聯準會(Fed)對通貨膨脹目標將採取前所未見的「平均」方式計算,願意容忍通膨率暫時超過2%目標,也會維持低利率。似乎暗示透過QE通膨讓美元貶值,減輕其債務,相對將影響其他國家的經濟,事實上很多國家一直想擺脫美元的影響力。

中美從2018年一路從貿易戰、科技戰、軍事外交戰到貨幣戰,加上香港國安法問題,對中國大陸實施人員制裁等。在伊朗核武議題問題,龐培歐也對外宣稱如中俄不支持,絕對會施予制裁。川普在福斯訪談節目,又加碼放話表示,中美經濟可能全面脫鉤,如果成真,全球貿易可能被迫發展非美元清算體系,誰會是未來非美元清算的霸主,歐元、人民幣、英鎊或日圓。或許中國大陸有意放任中美關係惡化,以利其發展人民幣國際化。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在超主權的儲備貨幣未出現前,誰具有非美元清算貨幣的潛力。那要看誰作為全球貿易量的計價幣別占比高,才會衍生以該幣別作為結算、支付清算系統、交易、外匯儲備的需求。

目前全球貿易的計價支付,歐元排第二位。但中國大陸更是積極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可以從2013年起正式提出一帶一路,2015年10月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運行,2016年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SDR(特別提款權),並成立亞投行等大戰略架構,逐漸形成人民幣國際化藍圖。尤其是推動數位人民幣,今年5月,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率先試點發行數位人民幣,搶在全球央行前,應也是推動及強化人民幣國際化的一環。

在推動央行數位貨幣,以日本的動作最為頻繁,今年2月6日,日本媒體透露,歐洲中央銀行等六家歐洲、日本、加拿大的中央銀行(美國未參加),將於4月中旬,首次召開會議研究CBDC(央行數位貨幣)。可能因疫情關係,而未如期召開。美國聯準會(Fed)也從原本不熱衷發行數位貨幣的態度轉變為積極面對,美國商品交易委員會(CFTC)前主席J.Christopher(Chris)Giancarlo也籲發行「數位美元」,有助鞏固美元霸權地位。

今年7月七國集團(簡稱G7,包括美、英、德、法、日、意、加),同意就央行發行數位貨幣展開合作,預定9月在美國舉行高峰會議,討論數位貨幣問題,其中也將中國大陸「數位人民幣」作為國際性結算手段推廣的情況、國家掌握用戶購買歷史等個人資訊的風險等事項列入議題。美國也改變原先不參與的態度,可能為維持美元優勢轉為參加。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報導,來自美國數位商務委員(US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的一項調查研究,中國人行已申請了84項與其數位貨幣DCEP有關的專利。在中美科技戰分別祭出技術出口限令後,未來全球央行數位貨幣領域,正在進入愈加激烈的競爭狀態。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指出,科技進步是必然,新冠肺炎疫情加速各領域的數位轉型,數位貨幣也不例外,數位人民幣5月已開始試點發行,誰會是非美元霸主?各國中央銀行都將面臨迫在眼前的法定數位貨幣發行問題,未來會是全新金融風貌的改變。美元霸權地位,是否會因數位貨幣發展而受影響,這也端視未來二大經濟體是和還是鬥。

#全球 #系統 #全新 #數位貨幣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