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去年選總統期間,遭時代力量黨前立委黃國昌爆料圖利岳父經營砂石場,控告黃國昌違反《總統副總統選罷法》,意圖使人不當選,台北地檢署4日傳喚黃出庭,黃國昌庭後表示,韓是透過濫訴方式想要製造寒蟬效應;韓國瑜的律師葉慶元則要黃對不實指控負起法律責任。

黃國昌仍堅稱他在揭發韓國瑜每個階段當中,對提出質疑內容都已提出非常充足事證來加以證明。

韓國瑜的律師葉慶元則要黃對不實指控負起法律責任。(張孝義攝)
韓國瑜的律師葉慶元則要黃對不實指控負起法律責任。(張孝義攝)

葉慶元則反駁指出,黃國昌在庭訊中辯稱可以去調他向水利署調取相關的函,可以看出他是逐步慢慢蒐證。葉慶元質疑,既然是逐步蒐證,表示一開始的蒐證並不齊全,為什麼可以在證據不齊全的情況下就誣蔑別人,指控別的候選人,甚至是他的岳父,這樣去對候選人的整個家族抄家滅族行為,難道是立法委員的特權?可以這樣去做的嗎?

葉慶元表示,選舉早就結束了,政治性語言應該也要告一段落,黃國昌應該要針對他在立委期間不實指控其他人,甚至是其他人的岳父、家族整個的行為,負起法律責任。

(中時 )

#黃國昌 #韓國瑜 #岳父 #蒐證 #葉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