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燕銘守護保育類黑翅鳶 荒廢田園裝棲架呆萌畫面全紀錄
曹燕銘退休後熱衷地方事務,除了守護黑翅鳶等鳥類,通灣社區也參加石虎保育工作。(巫靜婷攝)
曹燕銘退休後熱衷地方事務,除了守護黑翅鳶等鳥類,通灣社區也參加石虎保育工作。(巫靜婷攝)
曹燕銘為了證明黑翅鳶存在於通霄,與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合作,在自家農地裝設棲架與相機記錄。(巫靜婷攝)
曹燕銘為了證明黑翅鳶存在於通霄,與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合作,在自家農地裝設棲架與相機記錄。(巫靜婷攝)
通霄沿海風勢強勁,曹燕銘說明棲架改良過程,目前棲架已改良為第3代,拉繩加強穩定性。(巫靜婷攝)
通霄沿海風勢強勁,曹燕銘說明棲架改良過程,目前棲架已改良為第3代,拉繩加強穩定性。(巫靜婷攝)
曹燕銘的友善田園裡充斥大大小小的老鼠洞,鼠輩橫行成為黑翅鳶等鳥類的大餐。(巫靜婷攝)
曹燕銘的友善田園裡充斥大大小小的老鼠洞,鼠輩橫行成為黑翅鳶等鳥類的大餐。(巫靜婷攝)
黑翅鳶在田園裡抓到老鼠後,會將老鼠叼到棲架上享用。(曹燕銘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黑翅鳶在田園裡抓到老鼠後,會將老鼠叼到棲架上享用。(曹燕銘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通霄鎮是猛禽過境的重要棲地,為維護友善環境,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與當地農民合作,在農地架設棲架,讓鳥類駐足架上俯視覓食,通灣社區守望相助隊隊長曹燕銘,為了證明通霄有保育類動物「黑翅鳶」存在,成為架設棲架的農主之一,透過相機記錄,果真拍到黑翅鳶覓食的珍貴畫面。

近年重視生態保育,通灣社區於去年10月參加友善石虎生態維護調查,62歲的曹燕銘退休後熱衷地方事務,經保育人士介紹,去年底參加學會在楓樹里舉辦的環境課程,當時他聽到台上講師說到「苗栗沒有黑翅鳶」,這與他的觀察經驗不符,為了證明黑翅鳶存在,他同意在自家田園架設棲架。

曹燕銘說,當下聽到講師說苗栗沒有黑翅鳶,很想立刻反駁「我家的田園就有」,但為了不拆台,下課後才跑去跟講師說通霄有黑翅鳶,講師一聽大為震驚,就怕口說無憑,因此在今年1月透過學會常務理事許火淞、總幹事張育誠等人協助,並自掏腰包2000元在自家近乎荒廢的3.6分地裡裝設棲架和相機,才裝完第3天就拍到黑翅鳶。

曹燕銘表示,棲架經過3度改良,現在第3代棲架有拉繩輔助,不僅不怕風吹倒塌,在更換架上的相機記憶卡和電池時,也能減少人力至2人,作業起來更輕鬆。他指出,友善耕作無毒、不使用化肥,結果就是鼠輩橫行,田園提供食物,掠食者自然會來,偶爾農忙時也能看見鳥類駐足棲架。

曹燕銘的田園裡雜草叢生還有大大小小的老鼠洞,他說,黑翅鳶的食物就是老鼠,以前為了抓老鼠,牠在天上盤旋太消耗體力,現在有棲架牠能停在上面專心看地面的老鼠,抓到老鼠後就叼到棲架上享用,「田園是牠獵食的廚房、棲架成了牠的餐桌」。

他說,越靠近棲架的老鼠都被抓光,因為黑翅鳶也喜愛就近取材,而黑翅鳶一般來說是清晨與傍晚較常見,也有上午10點多就來尋找鼠輩裹腹的,但通常中午前後比較熱,所以比較少見。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協助農主在田園裡架設棲架,友善野生動物。(苗栗縣自然生態學會提供/巫靜婷苗栗傳真)
曹燕銘以友善耕作方式經營農地,不使用化肥、農藥,常引來果蠅叮咬作物,曹燕銘說,芭樂被這種果蠅叮咬很快就會爛掉。(巫靜婷攝)
曹燕銘以友善耕作方式經營農地,不使用化肥、農藥,常引來果蠅叮咬作物,曹燕銘說,芭樂被這種果蠅叮咬很快就會爛掉。(巫靜婷攝)
曹燕銘說,單存做生態工作薪水不高,自己在農園裡養櫻桃鴨、蛋鴨,但櫻桃鴨養2個月就達6公斤重,肥滋滋的很可愛,現在捨不得殺牠們,笑說自己被這群鴨子「呷夠夠」。(巫靜婷攝)
曹燕銘說,單存做生態工作薪水不高,自己在農園裡養櫻桃鴨、蛋鴨,但櫻桃鴨養2個月就達6公斤重,肥滋滋的很可愛,現在捨不得殺牠們,笑說自己被這群鴨子「呷夠夠」。(巫靜婷攝)

(中時 )

#曹燕銘 #黑翅鳶 #通霄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