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6日,一匹名叫庫爾特(Kurt)的小馬出世了,科學家大為振奮,這小馬的血統不一般,牠是世界上第一個成功以基因複製技術,誕生的蒙古野馬(又稱普氏野馬),牠是一種原產於中亞草原的瀕危野生馬。

科學警報(Science Alert)報導,1879年,俄國探險家普爾熱瓦爾斯基(Nikolay Przhevalsky)在蒙古西部的科布多盆地,發現一批野馬,之後他驚奇的發現,這批野馬與馴化的家馬有差異,是人類在馴化馬匹幾千年後,再一次尋找到野生的馬種,立即引發學術界的轟動,之後,這種野馬也以他為名,稱為普氏野馬。

然而,就在西方科學界發現野馬的珍貴後不久,普氏野馬的野外種群就快被捕獲殆盡了,再加上牧場的擴大、人類的社會生產活動破壞了生態環境,蒙古野馬分布區急劇縮小。直到1967年人們最後一次看到野生種群,1969年最後一次看到野生個體,之後,野生的蒙古野馬徹底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這個物種的保護狀態也由「瀕危」變為了「野外滅絕」。

幸與不幸的是,有些野馬是被捕獲到動物園裡,所以牠的族群還未消失在這個世界。然而,動物園能飼養的野馬畢竟有限,而且早年的動物知識不足,許多動物園飼養的野馬未能有效的繁殖後代,如今全球約有2,000匹蒙古野馬,其實血統都來自12匹能在動物園裡健康成長的野馬,因此血統都很接近。

野馬有近親交配導致基因衰退的危險,因此有一段時間,一些動物園決定將野馬與家馬雜交,但是這這些後代引起了爭議,使得純種普氏野馬變得更加稀少。

美國聖地牙哥動物園在1975年時,引進一批普氏野馬,其中一隻名叫庫波羅維克(Kuporovic)的馬相當健康,一直活到1998年才過世,而在牠生前(1980年),科學家採集了牠的基因樣本,並其保存在聖地亞哥動物園的冰藏庫當中,以便往後進行研究,甚至以牠的基因,重現普氏野馬。

如今,技術已經成熟,聖地牙哥動物園與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復興與恢復」(Revive&Restore),以及寵物複製公司ViaGen Equine合作,啟動了普氏野馬的再生計畫,選定庫波羅維克的遺傳物質創造出一個胚胎,然後植入母家馬的子宮裡代孕,成功誕下了小馬庫爾特,而且一切健康。

以理論來說,庫爾特與庫波羅維克的基因型相同,可以說兩匹馬是無緣相見的兄弟。

目前牠是活力十足的小馬駒,而且脾氣也像極了野馬,當牠的空間受到挑戰時,他會頭撞腳踢,正在發育期的牠,當然也在代孕母親身邊打轉,餓了就吸奶。

Kurt, the cloned Przewalski's foal, August 31, 2020

ViaGen Equine公司首席科學官蕭恩渥克(Shawn Walker)說: 「新的小馬駒剛出生時完全健康,而且生殖器官也發育正常。」

蕭恩渥克表示,他希望在庫爾特長大之後,能夠成功與其他野馬交配,從而為野馬的遺傳多樣性做出貢獻。

庫爾特的成功誕育,不僅是對普氏野馬的保育有重要的成就,而且也對世界其他瀕臨滅絕的物種,都點亮了一盞希望之光,因為這項技術證明了,保存死去動物的遺傳物質,可以做為未來重現該物種的基因庫。

在庫爾特之前,已經完成從13年前凍結的公牛基因中,再次複製出新的小公牛,甚至能使用冷凍了20年的精子,繁殖瀕臨滅絕的黑腳雪貂。

「復興與恢復」還有一個更大的雄心,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重現毛茸茸的猛獁象,在西伯利亞的凍土層,有許多埋藏上千年,甚至萬年的冰凍猛獁象遺體,牠們的基因仍保存完整。當然,40年和4萬年之間,存在很大的差異,但是看到庫爾特的成功經驗,使他們覺得重現猛獁象也並非完全遙不可及。

文章來源:Scientists Clone an Endangered Przewalski's Horse For The First Time, And It's So Cute

(中時新聞網)

#普氏野馬 #聖地牙哥動物園 #複製 #克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