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雲山莊餐「味如嚼蠟」 作家PO文引熱議
劉克襄指出,排雲山莊中餐、晚餐一餐要價300,但品質不佳,味如嚼蠟,引發爭論。(圖擷自劉克襄臉書)
劉克襄指出,排雲山莊中餐、晚餐一餐要價300,但品質不佳,味如嚼蠟,引發爭論。(圖擷自劉克襄臉書)

中央社董事長劉克襄批評排雲山莊伙食「味如嚼蠟」,相關話題持續發酵,登山界苦行僧不忍了,上河文化總編輯跳出來開砲,無法想像一位生態觀察家,沒有記下玉山的美好,還用聳動的「味如嚼蠟」字眼,形容排雲山莊的供食服務。資深媒體人孫瑋芒也批,登玉山有山屋、伙食就不錯了,哪能要求美味?

對於劉克襄批評排雲山莊伙食「味如嚼蠟」,上河文化總編輯以《別讓爬高山變成網路社群嫌惡的戶外活動》為題評論,「這位外號『鳥人』的前生態觀察家,也曾在2、3年前發表一篇:一支迷路的生態團體,對大安森林公園裡拍攝五色鳥育雛的團體,不分清白地下了個聳動的標題,至此,拍鳥成為了一支『失當餵食,破壞環境』被一些社群嫌惡的生態活動。」

他還說,「希望這篇『味如嚼蠟』的高官感受,不要被誤會為是一般登山人的共同經驗。大多數的登山者來到高山,圖的是大自然美景與心靈的解放,須知『美食』服務相對將成為自然的負擔,實在無法想像這麼一位曾經的生態觀察家,沒有記下玉山的美好,還用聳動的『味如嚼蠟』形容排雲山莊的供食服務。他不是登山圈人,請一般大眾不要誤會,為減輕大自然的負擔,真正的登山自古至今都是苦行僧式的簡樸伙食,希望『登山』這個活動不要成為『拍鳥』的後塵。」

孫瑋芒今在臉書上分享上河文化總編輯的貼文,並以自身登玉山的經驗說,登玉山有山屋、有伙食就不錯了,哪能要求美味?許多更進階的登山路線,是沒有山屋更沒有固定供應伙食的,例如能高安東軍線。

孫瑋芒說,山上的伙食固然可以減輕登山的負重,用餐時間卻是固定的,逾時不候。「我為了自由安排行程拍攝山景,兩年前,三天兩夜的嘉明湖之行,沒有訂購團膳,自行背負食材和炊具前往。結果,在嘉明湖避難山屋的晚餐時間,我在向陽大崩壁欣賞到炫麗的高山夕照與火燒雲,終生難忘。」

玉山自然生態保護區的入園名額有總量管制,並不需要以高山美食吸引更多國內外登山者。高山美食的代價是增加環境負擔,尤其是廚餘。何況,到了排雲山莊這種海拔高度,3402公尺,相當比率的人會變得味覺遲鈍、食欲不振,提供再好的菜色也是枉然。劉克襄的「味如嚼蠟」評語,可能忽略了這層因素。兩年多來,孫瑋芒住過三次排雲山莊登玉山群峰。儘管在玉山群峰不曾產生明顯的高山反應,每次到了排雲山莊,都感到食欲不振。

最後,孫瑋芒說,玉山腳下的東埔山莊是登玉山前進基地,位在新中橫公路邊,食材供應無虞,提供多樣菜色,但是,走到東埔山莊庭園,就可以聞到食餘桶飄出的餿味。高山鳥金翼白眉經常光顧食餘桶,吃得肥肥壯壯,很容易造成脂肪肝,影響健康。排雲山莊不需要耗費更多水源與瓦斯來烹飪更多菜色,不需要製造更多廚餘來餵肥野生動物。

文章來源:孫瑋芒臉書

(中時新聞網)

#排雲山莊 #味如嚼蠟 #劉克襄 #伙食 #登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