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考試進來的官員是懂什麼芋頭蕃薯?」農田水利會將於10月1日改制為公務機關,農委會的農田水利處將更名為農田水利署,全台水利會將改制為17個分署,並增加259個職缺,但嘉南農田水利會會務委員黃慶雄說,原本農田水利會的工作人員以及委員都是懂得農務的「做事人」,而且都是熟悉當地的在地人,改為公務機關後,心態與能力都令人擔心。

「我們這些農民都七、八十歲了,要抗議都沒力氣;這些都是農民開墾的,現在政府竟然用搶的。」黃慶雄說,水利會的灌溉、排水設備是農民所建設,水權也是農民的,農民很擔心政府水權奪走,要把水給工廠用;就算政府考量整體用水規劃,至少也要來跟農民協調,他說,政府都不敢跟農民好好說明,證明就是作賊心虛,「以前國民黨用騙的,現在民進黨用搶的。」

護水護產顧農民嘉南自救會會長謝耀慶說,水利會改制公務機關如果是好的政策,政府更應該好好向農民宣導,而不是匆匆在全台只開四場說明會,而且只找水利會員工,卻沒有詢問過農民,而農民才是水利會真正的老闆。

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說,水利會的灌溉系統是農民出錢出力所興建。(圖/張文玠攝)
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說,水利會的灌溉系統是農民出錢出力所興建。(圖/張文玠攝)

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解釋,外界常把水利會的土地講成是農民捐給水利會,其實是錯誤的看法;他說,事實上是農民按照各自田地的大小比例拿出土地,提供來灌溉的水道、埤塘使用,是先有農民的合作關係,後來才有水利會組織,農民是水利會的擁有者,並不是捐地給水利會,更不是捐地給國家。

黃金春說,當年興建桃園國際機場時,需要用到農田水利會的土地,也是由政府出錢徵收,就可以證明這些土地屬於私有,但現在政府卻說水利會的土地是國家擁有,根本是硬拗。他說,政府宣稱對農田水利會的資產與負債「概括承受」,但事實上水利會又不是營利單位,根本沒有負債,全國所有水利會都只有資產。

黃金春痛批,政府除了強搶民產之外,根本就是為了巴結財團,把農民的水權收走,以方便給工業用水;他說,農業的產值雖然不像製造業那麼高,農民又屬於弱勢,不如大企業有影響力,對經濟數字貢獻也沒那麼大,但卻是國家生存的基本命脈,萬一國際局勢動蕩、到處缺糧,最後還是要靠農業才能挺下去。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農民 #水利會 #農田水利會 #政府 #公務機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