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華為面臨麒麟晶片斷供彈盡糧絕之際,曾令中國大陸相當自豪的國產商用飛機C919的生產也面臨重大困境,多項含有尖端技術的重要零部件因違反美國科技禁運政策而無法取得,導致C919交機一再拖延。這顯示出大陸各項先進產業高度依賴美國尖端技術,科技發展的命門仍掌握在美國手中。

據《美國之音》報導,大陸最近關於科技產業的一系列動作和表態,似乎反映了北京愈來愈擔憂半導體晶片領域和商用飛機製造業受制於美國的被動局面。

報導表示,以空中巴士A320與波音737max為競爭對象的C919中短程窄體單通道客機,2017年5月首飛成功後,其交付日期則從原定的2015年底一拖再拖。目前中國商飛共生產了6架試飛機,官方宣佈的正式交付日期是2021年。

不過航空分析師尤索夫(Shukor Yusof)認為,C919明年交付的目標極具挑戰性,雖然飛機已完工,但還有一些初期問題尚未解決。由於他們非常依賴西方的供應鏈,隨著新冠疫情持續,延遲交機是不可避免的。

中國商飛內部文件顯示,公司目標在2019年之後的「成熟期」每年生產150架C919客機,目前已經收到了28家客戶815架訂單。

雖然中國商飛自稱 C919是自行研製,但其「國產」的意義廣受質疑。媒體對外宣稱C919近60%國產化,未來要力爭100%的國產化。但不可否認的是,目前參與C919製造的外國供應商扮演了極關鍵、甚至是決定性的角色。其重要技術對國外的依賴程度極高,飛機的動力系統、航電飛控系統、燃油系統、電源系統、起落架等關鍵領域,都直接採用國外成熟的產品和技術、或是由中外合資企業製造;大陸國內航空工業部門參與設計製造的主要是機身、機翼、尾翼、內飾等部分。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顧問甘思德(Scott Kennedy)說,C919的「國產化」只是個名義,所有能讓這款飛機飛起來的東西都是西方的,供應鏈主要是美國的。

蒂爾集團副總裁、航空分析師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的評價更尖銳,他說,沒有美國技術,中國大陸的大飛機工程將整個「脫軌」。沒有西方的發動機和航空電子系統,大陸根本無法做成C919。真正的挑戰不是造機身,而是發動機和航電設備,這是飛機的肌肉和大腦。建造一個機尾畫著國旗的鋁管並沒有什麼意義。

尤索夫說:「無論是ARJ21還是C919,大部分用於製造飛機的部件都是西方國家製造的,它是空中巴士A320的複製品。」

甘思德表示,美中關係緊張讓美國制裁大陸航空業的可能性驟然升高。現在西方很有可能會重新審查供應商承諾提供給C919的技術,可能會認定這些技術會幫助大陸軍事力量發展。

文章來源:軟肋遠不只芯片, C919客機暴露「厲害國」多項科技短板
#C919 #發動機 #航空電子 #大飛機 #國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