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當一位背包客,52歲的日本作家野島剛並不陌生。

就讀大學時,他一放長假就到各國流浪、打工度假,足跡超過40個國家。但,當他50歲,一個人的旅行變成什麼樣子?「行李變大、錢包變厚、體力變少了。」他說。而此時,枕頭和水果榨汁器成為必備神物,養生至上。

2018年5月至10月,野島剛進行人生中場空檔年(Gap Year),他買了一張5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3萬8千元)、聯盟成員航空的航線都能搭乘的環球機票。從日本出發,周遊大洋洲、南美洲、非洲、歐洲與亞洲20多個國家。這是他送給自己,50歲的生日禮物。

他對旅行的渴望,是想突破舒適圈。近30年的記者生涯,曾任職於《朝日新聞社》,擔任新加坡、台北特派員;也曾遠赴伊拉克、阿富汗等戰地前線採訪;2018年榮獲台灣卓越新聞獎,創下史上首次外國人獲獎紀錄。

一直以來,採訪寫作如魚得水,卻在接近50歲時,中年危機悄悄找上門。他發現,身邊的朋友開始老化,甚至生病過世,而自己撰寫的題材也不如以往有挑戰性。「我的日子過得太順利、太容易了,對工作、生活、環境都很熟悉,反而會剝奪身為作家應有的敏銳感覺、健康精神與堅持的態度,」野島剛說,「如果錯過50歲,繼續無力到6、70歲,人生很快一瞬間就過去了。」

想要重回20歲的精神狀態,他想到最好的辦法是—去旅行。

在異國的旅人,像張一無所知的白紙,誰都不認識,可以徹底斷開忙碌的日常生活,離開同溫層,也能認真思考未來30年的計畫。

然而,放下一切、重新建立生活,是一般中年人最害怕的事情之一。野島剛先買下一年後的環球機票,在一年內告訴家人與朋友,他將環遊世界,也一一推辭旅行期間的工作邀約。「這是漸進過程。若是太突然,別人會擔心,你生了什麼病?」他說,「我告訴很多人,也買了機票,就沒人懷疑這件事了。」

年輕時,是為了旅行而旅行,如今是為了尋找改變機會而旅行。

他選擇一個國家、一座城市,停留10天至2週。住進短期公寓,去超市購買食材自己下廚做菜,好好過著當地生活。早上閱讀、回郵件;下午散步,四處晃晃;晚上喝點啤酒、吃下酒菜、看部電影,10點前上床睡覺。

幾乎不依賴旅遊書籍、不事先搜尋資料,他將自己維持在空白狀態,隨時發現旅途的驚喜。一旦發現有意思的人事物,再拿出iPad查閱。最少程度的準備,反而出現意外的機遇。

比如食物。他驚訝於南非藍鰭鮪魚的美味,與東京高級餐廳不相上下;偶遇日本鮪魚船漁撈長,品嘗剛捕獲的新鮮鮪魚,思考漁業背後的國際政治角力;在緬甸,他混入當地茶店,這裡是當地人放鬆休閒、交換情報的地方,一邊喫茶,一邊談政治……他把這些飲食田野觀察,記錄在《野島剛漫遊世界食考學》裡,「我感覺自己變成一位新人記者。」他說。

旅途的意外,也總是少不了。行李箱在克羅埃西亞消失4天,事後他成了「行李遺失專家」;在北非突尼西亞,突如其來的暴風雨,下起如飯糰大小般的冰雹,幾乎要吹走帳篷。終於等到放晴,他和同寢的美國背包客相視而笑:「歡迎來到撒哈拉。」

撒哈拉太廣闊,太美了。四下無人時,他一時衝動,想貼近大自然,決定全身脫光,裸體奔跑。「我自己也有點意外,這是第一次這麼做,」他說,「很可惜沒人幫我拍照,只有我的記憶可以保留永遠。」

旅行歸來的野島剛,延續旅途中健康管理的習慣,每天健身、瑜伽,或騎腳踏車,留給自己半小時至一小時的運動時間。「40歲時,不須刻意維持就能維持狀態,」他說,「但到了50歲,每天都是戰鬥—需要用良好的自律,抵抗老化。」

問他60歲要送給自己什麼禮物?他說,仍是旅行,或許放自己一年的假,只是下回先往西伯利亞飛行。

許多日本朋友總羨慕他,希望退休後,也要環遊世界。「沒有人能保證60歲的事情,到時還能爬山嗎?萬一得了癌症怎麼辦?」他說,起碼「現在」可以保證,不如趕快行動。

因為,「現在」就是個禮物。

《商業周刊第1714期》
《商業周刊第1714期》

(中時新聞網)

#背包客 #環遊世界 #野島剛 #旅行 #健康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