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允雯哽咽憶小鬼,嘆人生無常把握當下

入行7年的莫允雯今年以三立戲劇《用九柑仔店》的「陳昭君」一角入圍金鐘獎女主角獎,她回憶當天接到入圍恭喜電話的當下極度震驚,甚至在客戶面前直接大哭,「往年對金鐘獎多少會有像期末考般的小小期待,但2020讓我很多心態都有很大轉換,覺得今年應該沒有我的事吧,沒想到反而因為沒有期待,變得更感恩這次入圍,得不得獎因此超級不重要!因為入圍已經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莫允雯坦言,今年本來是她想「放棄」的一年,因為疫情導致很多工作延遲或取消,太多的變數,讓原本就對自己很沒自信、害怕不確定感的她,再度陷入恐慌不安,甚至心想「算了、不想演戲了,想轉行開創其他事業,過自己的生活」,幸好數月前她開始拍Podcast,拍影片這件事讓她很快樂,突然覺得人生很長、還有很多事可以做,自己不一定要繼續當演員。但當時身邊很多導演朋友、演藝圈前輩都勸她「先等等、不要衝動、不要放棄」,幸好後來接拍一部電影《格瑞特真相》,竟然重燃了她的希望與信心。

莫允雯透露自己是個很沒自信的人。(粘耿豪攝)
莫允雯透露自己是個很沒自信的人。(粘耿豪攝)

「當時心裡已經半放棄,沒抱任何期待去演,也沒給自己任何壓力,這是我第一次在完全零壓力、零期待之下表演,結果反而變得超級鬆,覺得表演還是很好玩」。她說,2020教會她最大的一件事,「就是要鬆開!」她不諱言以前的自己是很容易糾結、執著也很ㄍㄧㄣ的人,總想著是否要再更努力一些,但拍這部電影時的自己,已經想要放掉演員身份,卻因在過程中跟導演聊得很愉快,沒帶任何壓力或多餘想法,單純在很「鬆」的狀態下去表演,沒想到反而「舒服」了!

莫允雯說,這一切轉變,其實跟她幾個月前成立「莫允雯Honest Hour」頻道,拍攝心靈議題影片討論心理健康,正視、面對並修復自己的創傷有很大關係,她在每一集影片都超誠實不斷自我爆料,包括聊為何一直遇到劈腿渣男、聊自己的受害者心態、講霸凌等議題,「能講出來幾乎就快好一半了!」她甚至想過要邀《用九柑仔店》自己演出的角色「昭君」來上節目,「讓昭君來面對自己的黑暗面、治癒自己」!

莫允雯原本已想要放棄當演員。(粘耿豪攝)
莫允雯原本已想要放棄當演員。(粘耿豪攝)

她覺得,拍影片這件事,開啟了她想要繼續了解、改變並跳脫以前的自己,也對她的表演有很大幫助,激發她更正視且不害怕地去面對很多情緒,「之前會一直抱怨2020年失去很多、怎麼這麼討厭,但現在已能換個角度看待這一切,發現我獲得很多以前沒有過的東西,也改變了我很多對生活工作的想法,覺得要很珍惜人生!雖然過程沒有很舒服,但之前的我不舒服,卻可以讓未來的我很舒服,這是宇宙送我的禮物」!

她與籃球員鍾秀鼐穩定交往一年多,坦言男友也看著她一直以來的掙扎與努力,在她低潮時也一直在鼓勵她,也很開心她能面對自己並學習接受未知。

莫允雯這幾個月找到讓自己「鬆」的生活態度。(粘耿豪攝)
莫允雯這幾個月找到讓自己「鬆」的生活態度。(粘耿豪攝)

莫允雯謙稱自己其實不是有天份的演員,且因小時候在台灣只讀到小學二年級就出國,所以一開始回台灣時連劇本都只能看懂一半,後來半強迫式學中文,至今只會書寫寫家裡地址和名字,但會看、會打字。因中文程度差,加上並非表演科班出身背景,她當年在《真愛黑白配》獻出處女秀後,緊接著就在《妹妹》挑大樑,但那對當時不懂演戲的她來說根本如同「表演地獄」,「 我後來對很多表演的不自信、恐懼都來自那時候」。她說當時拍戲不知道怎麼出力,亂用力還把肌肉拉傷,也不懂鏡頭,一場爆哭戲,她的頭還低下來,攝影師根本拍不到她的臉,還是靠著藍正龍幫忙、抓起她對著鏡頭。

「突然有這麼重的角色莫名來到我手裡,只能邊拍邊學,最辛苦的是心理狀態,我不知道怎麼承受這些。而且當很多人不看好妳,妳是會知道的,這樣的壓力更大了!」直到後來演出植劇場,在王小棣老師的調教下, 她才慢慢抓到表演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如何運用自己的情緒,並體會到表演是好玩的。

(中時 )

#莫允雯 #入用九柑仔店 #金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