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陳超明涉收賄100萬元遭起訴,21日移審法院時,他表示看到檢察官的起訴內容,感到很憤怒、不甘願也不甘心,打電話給經濟部只是做個順水人情,怎麼會變成施壓?更批對他羈押禁見是一種虐待,現在他連立法院是第幾會期都搞不清楚,「我真的被關傻了」。

陳超明說,他向來都是支持經濟部的,印象中郭克銘第一次來找他辦公聽會時,他有答應,但後來看了題綱後認為不妥,所以拒絕,後來知道徐永明要辦,「我高興的要死」,認為自己逃過一劫,但心裡一直記得曾答應過對方,因此幫忙打電話請託經濟部官員出席公聽會,做個順水人情。

陳表示,打電話後來的事情他都不知道,梁沒有跟他講,100萬元是怎麼來的也不清楚,何況第一次說要給200萬都拒絕了,還要100萬元幹麻?他請託行政部分辦事不是百分之百會成功,必須要合情合理,但拜託官員參加會議,行政部分通常都會給他面子,「因為我忠厚老實」。陳並要檢察官去苗栗問一問,「我人格清高,辦事從來不收錢的」。

陳的律師團說,起訴內容讓他們感到很錯愕,通篇都是檢察官的主觀臆測,充滿了檢察官的想像,卻沒有相關證據支持。經濟部的魏姓國會聯絡人偵查時證稱,不記得陳超明有打給他,這樣怎麼會是施壓?且郭克銘很早就說要捐助選舉經費,當時都沒有提到公聽會,更何況有何證據能證明陳的一通電話,就是影響經濟部派員參加的關鍵?

檢方則說,陳超明的辯詞自始至終未變,檢察官迄今無法採信,就是因為與其他被告、證人的供詞相比對,陳彷彿活在「平行時空」,公聽會等相關內容,都有陳的LINE對話紀錄佐證,陳卻一直辯稱不知情。

檢方表示,陳超明原本認為題綱不妥的公聽會,怎麼換人舉行就願意幫忙打電話請託?陳是身經百戰的立委,會不知道輕重嗎?檢察官曾問辦公室助理梁文一:「行政機關拒絕立委的請託會怎樣?」梁回答:「我很難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從來未拒絕過。」可見陳的請託是會讓經濟部害怕的,且從公聽會前一天,原本不派人的經濟部因為陳的電話,下班時間突然又決定派人參加,顯然是有關鍵作用,如果是一般民眾請託,經濟部會買單嗎?

檢方並指,立委在會期之前被逮捕、羈押,是不必經過立法院同意,本案陳超明就是在會期前羈押禁見,現在移審法院,法院若要裁定羈押,應該也不需要報立法院同意。

(中時 )

#經濟部 #陳超明 #檢察官 #電話 #公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