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病毒COVID-19 大流行的初期,曾經發生過一段瘋搶衛生紙的階段,因為大家擔心疫情可能會阻礙零售供應鏈,使得衛生紙短缺。所幸相關問題沒有發生,但是有那麼幾天,許多人曾經煩惱沒衛生紙要怎麼解決便後問題。那麼,古代人在完成出恭儀式後,如何解決最後的清理呢?

生活科學( Live Science)報導,紙是中國人所發明,這件事沒什麼爭議。同時,中國人也很快的將紙拿來解決便後問題。這很容易理解,比起其他的物品,紙具有較柔軟、低摩擦力,以及最重要的一次使用性的特質。西方得到造紙技術則晚的很多,西方在公元16世紀後才有衛生紙,而且即使在今天,仍有數十億人還不使用衛生紙。

在衛生紙發明之前,人類怎麼擦呢? 德州大學中世紀文學教授蘇珊·莫里森( Susan Morrison)已經研究了這個歷史問題,她曾撰寫過《中世紀的糞便》(Excrement in the Middle Ages )一書,有了許多的考證與答案。

莫里森教授說,關於這問題,我們不容易找到考古上的證據,如果未來的人也在思考這問題,他們不容易找到沾大便的衛生紙當證據,因為很容易分解而消失了。

但是,專家們仍然找到一些帶有糞便痕蹟的樣本,以及藝術和文學作品中,也有一些線索,接下來就來介紹在衛生紙之前,人們是怎麼清理屁屁的。

根據《考古科學雜誌》 2016年的一項研究,在2000年前的中國西漢王朝,紙還沒有發明時,中國人是用「廁籌」來清理,它是一種竹籤編的,削的比較扁平一些。

至於西方,在公元前332年至公元642年的希臘羅馬時期 ,希臘人和羅馬人使用的是「清理棒」(Tersorium),它是一支長棍,末端有海綿。

羅馬人用清理棒來擦屁股,還可以重覆使用。(圖/WIKI)
羅馬人用清理棒來擦屁股,還可以重覆使用。(圖/WIKI)

清理棒出土之初,曾被一些學者以為是洗身體的工具,但之後普遍認為,那是擦屁股用的。人們在清理完自己的屁屁後,會放到一桶鹽水或是醋水中洗一洗,然後留下一位上廁所的人使用。

古希臘人用這種圓型的粗陶片來擦屁股,並且有陶罐畫佐證。(圖/wiki)
古希臘人用這種圓型的粗陶片來擦屁股,並且有陶罐畫佐證。(圖/wiki)

除了清理棒,希臘人和羅馬人還用陶片來擦屁股,這聽起來些離奇,然而這是有充足的考古證據。 考古學家發現一種名叫比索伊(pessoi)的陶片很常見,而且上有少量的糞便痕跡,且一個古老的酒杯上,就畫著有一個人用比索伊來擦他的屁股。

更有趣的是,希臘人還會在比索伊上寫上自己討厭人的名字,然後用它來擦屁股,代表對敵人的汙辱。

然而,用陶片擦屁股會有副作用,容易引起皮膚刺激和受傷,這就造成了痔瘡,文獻記錄,希臘人痔瘡的比例不低。

中國與日本在紙未普及之前,使用廁籌來清理。圖為在新疆古絲路所發掘到的廁籌。(圖/劍橋大學)
中國與日本在紙未普及之前,使用廁籌來清理。圖為在新疆古絲路所發掘到的廁籌。(圖/劍橋大學)

在公元8世紀的日本,使用的是稱為「籌木」的長木片(或竹片),這可能學習自中國,形式與廁籌幾乎一樣,只是在中國人改用紙來擦屁股以後,日本人仍然很長一段時間使用籌木清理,原因是紙很珍貴,無法供應給這種人人每天必須的民生問題來使用。

除了上述的幾種物品,古代人還用許多其他材料擦過,例如水、樹葉、草、石頭、動物皮毛和貝殼。莫里森補充說,在中世紀,人們還使用苔蘚,莎草、乾草、稻草和掛毯。

16世紀的法國小說家弗朗索瓦·拉伯雷(FrançoisRabelais),曾寫過一篇諷刺詩,當中首度提到了西方世界的廁紙,他提到紙不夠好,拿天鵝頸部來擦屁股會是最好的選擇。顯然是在開玩笑的,但是這段內容提到了西方使用紙來擦屁股。

即使在今天,衛生紙也不是全世界通用的。就在今年,澳洲 SBS新聞曾報導一則消息,指印度的旁遮普人,曾在疫情初期時嘲笑西方人搶衛生紙的亂象,並且說旁遮普人不用衛生紙,是用水沖洗,不用再擦。

文章來源:What did people use before toilet paper was invented?

(中時新聞網)

#衛生紙 #擦屁股 #清理 #問題 #中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