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市場譽為台灣DRAM教父的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高啟全,在五年合約期滿後,於10月1日正式離開紫光集團。高啟全對外表示階段性任務完成且要做自己的事。對此,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表示,今天所有媒體都以顯著版面報導,台灣DRAM敎父離開中國紫光,其實高啟全離開紫光的劇本早已寫好了,並透露大陸半導體大鱷趙偉國、現在紫光集團董事長當年來台收購投資半導體內幕。

謝金河今(1)日在臉書發文表示,大約在一個多月前,好朋友林萬益兄說,銀座日本料理的老闆兼主廚余金惠先生邀請我去他的店裡吃飯,萬益兄邀請一群電子業界的老朋友,包括王百祿兄和SEMI執行長曹世綸,而高啟全也來了,我們的話題也從半導體產業開始,尤其是關於對岸半導體產業的實況。

一開始,謝金河問高啟全,紫光股價為什麼跌那麼多?高啟全說沒有啊!現在還有5、60元人民幣,他便回答高啟全已經跌到27.5了!結果是他的數字對,他對高啟全開玩笑說,數字要聽他的,半導體專業才要聽高啟全的。

謝金河透露,2015年半導體產業最受矚目的焦點是大陸半導體大鱷趙偉國來台,當年紫光的股價漲到139.5元,趙偉國來台展現財大氣粗的霸氣。他說,台灣不開放半導體產業,他就來台灣挖人才,如果台灣禁止大陸投資半導體,大陸也要禁止台灣的半導體賣到大陸,他也放話要把台灣的半導體廠全部買下,那時紫光開價要用230億美元買下美光,要用37.7億美元買下威騰。

他分析,趙偉國在台灣有三張拼圖想完成,一是用568億買下矽品25%股權;二是以195億拿下力成25%;三是以119億買下南茂,也是25%股份。後來這三筆交易都被擋下,現在經過五年,如果矽品25%值568億元,還原市值約2272億,那時日月光接近4000億,現在日月光併入矽品,市值加起來只有2568億,顯然這個合併案是失敗的。

他強調,紫光在2015年刮起強風,高啟全也在那一年離開華亞科及南亞科到紫光集團報到,最後的職位是紫光的執行長,高啟全最得意的是他為紫光研發出3D Nand的記憶體。今年受到疫情衝擊,高啟全都在台灣居多,這次離職也是透過視訊。

謝金河認為,在台灣半導體業界,1953年生的高啟全輩分很高。他在1977年進入Fairchild,1981到1987在Intel,1987進入TSMC當一廠廠長,到今天張忠謀先生也很重視他的看法。1995年,高啟全和吳敏求一起創旺宏,從1996到2015貢獻給南科及華亞科,2015年決定効力紫光,曾引發很大的爭議。而高啟全年近七旬,身體保養非常好,談吐幽默風趣,台灣縱橫兩岸半導體產業,他是第一人,現在即便從紫光卸下,他也不會寂寞的,據悉已有兩家國際級半導體廠邀他擔任獨董職務。

文章來源:謝金河臉書

(中時新聞網)

#高啟全 # 謝金河 # 紫光 # DRAM # 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