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指數近2周來徘迴94大關,但大部分經濟學家都認為,美元走貶是長期趨勢,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7月甚至在網站呼籲放棄美元主導權時機已到,儘管市場並不存在足以代替美元儲備貨幣地位的其他現行貨幣,但數位貨幣被認為是可能新基準,若能成真,將重塑全球金融體系,而中國大陸在其中數位央行貨幣領域處於領先。

自1944年世界各國為解決金本位制崩潰,舉行布列敦森林(Bretton Woods)會議以來,美元坐上國際主導貨幣寶座,即使1971年史密森協定(Smithsonian Agreement)後美元與黃金脫鉤,都未曾動搖。

但美國為刺激經濟持續的貨幣寬鬆政策、國內經濟受疫情重創,都正在削弱美元地位,儘管仍在全球儲備貨幣有高達6成左右持有率,但6月以來貶值速度加快,因為美國實際利率(從帳面利率排除物價變動影響後的利率)下降加速各國拋售美元、美國國債。

儘管此趨勢8月後已趨緩,金融業界人士仍認為美元貶值是長期趨勢,他們常舉的例子是2008年雷曼兄弟造成金融危機後,美國推出零利率長達約7年,而本月Fed(聯邦準備委員會)的決議給予業界下次加息時間最快也要2024年後的印象。美元計價資產的投資價值和吸引力都在降低,也就是說,美元只是儲備貨幣,不再是投資標的。

美元霸權結束已經是學界近來討論話題,市場上包括對沖基金傳奇、橋水(Bridgewater)創辦人達利歐(Ray Dario)等人也不只一次表達對美元領導地位鏽蝕的擔心,許多人相信,一旦美國喪失印製世界貨幣與伴隨而來的各種營運能力,在國際政治上霸權也會結束。

經濟學家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曾倡導超主權國家貨幣(Bancor),日本學者岩井克人也預言下一個主導貨幣是世界通用數位貨幣。現有基於P2P和網路加密機制產生的數位貨幣如比特幣、萊特幣已經顯現出數位貨幣潛力,但安全性有疑慮;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去年倡導的數位貨幣計畫Libra更有雄心,但在美國為首各國群起攻之情況下,似乎已經屈服,變得更向其他線上支付系統而非數位貨幣。

去主權或跨主權嘗試失敗,能提供信任基礎的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簡稱CBDC)成為較大可能性,而疫情促使市場對CBDC發行的期望加深。大陸在這方面領先,歐盟正在探討可能性而且傾向於發行數位歐元,台灣也在9月底開始通用型CBDC試驗計畫。

中國人民銀行是第一家宣布要發行數位貨幣的央行,已在多處進行過封閉測試,蘇州市政系統下員工每月交通補貼半數已經用數位人民幣發放,甚至有2020年北京冬季奧運會完成所有應用場景測試後就要全面落地的消息。

大陸創建的數位人民幣正式名稱是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數位貨幣電子交易系統),相較現行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線上支付系統,DCEP有法定貨幣地位,又不須綁定銀行帳戶,也可在離網情況下使用,只要智慧型手機有電就行。許多學者與媒體都認為,中國大陸將會是最早實現無現金化的國家,近年來他們也是數位支付程度最高的區域。

陰謀論者認為各種CBDC會使得央行與政府更容易監控資金,造成隱私權受威脅。此種論點使得美國、英國等個人主義傳統較深厚國家產生疑慮,儘管美國與其在西太平洋重要盟邦韓國、日本都在今年啟動CBDC試驗計畫,但這些國家的央行也同時強調沒有發行計畫。

但是疫情完全改變局面。數位支付系統需求大增,而美國聯邦政府以傳統管道發放紓困福利的效率低落、速度緩慢,也促使學界與國會再度對CBDC領域感到興趣。

美國《財富》(Fortune)雜誌舉元代開國皇帝、元世祖忽必烈為例,他以法令顛覆貨幣慣例,讓錢直接從樹上長出來,也就是以桑樹為原料製成的交鈔。儘管元代由於缺乏通貨膨脹風險概念,浮濫印鈔導致財政崩潰,但透過馬可波羅介紹,鈔票成為歐洲交易的新貨幣形式。忽必烈強硬的貨幣改革,使他的地緣政治影響力不再依賴於開採、冶煉礦石,而是可再生的、輕量的資源。《財富》疾呼,中國正抓住機會,這也提醒美國政府應該考慮重塑經濟史的可能性。

#DCEP #CBDC #數位人民幣 #忽必烈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