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榕容睽違電視劇8年,近期與莊凱勛、劉冠廷及香港男團Mirror成員邱士縉一起拍攝犯罪懸疑劇集《塵沙惑》,拍攝進行到後期,5日主角群現身淡水片場受訪,劉冠廷日前剛入圍金馬獎男主角獎,當天他沒拍戲在家,張榕容說,當天他們在深山裡拍戲,為了看直播、想恭喜劉冠廷,還不斷喬位置尋找手機通訊訊號。劉冠廷當場被拗「請客」,靦腆老實的他立馬允諾「好,明天請」。

由CATCHPLAY和文策院共同成立的影視產製公司「SCREENWORKS影響原創影視股份有限公司」,與香港ViuTV聯手台灣金獎團隊包括《目擊者》監製唐在揚、《麻醉風暴2》導演洪柏豪與《麻醉風暴》編劇黃建銘,共同打造首部原創自製犯罪懸疑劇集《塵沙惑》,莊凱勛飾演黑白通吃政二代市議員、張榕容則飾演刑警,劉冠廷飾謎樣般的菜鳥警察。

張榕容與莊凱勛、劉冠廷及邱士縉一起拍攝《塵沙惑》。(吳松翰攝)
張榕容與莊凱勛、劉冠廷及邱士縉一起拍攝《塵沙惑》。(吳松翰攝)

張榕容劇中角色情緒重,下了戲後卻很愛「玩」大家,她自曝,有天下雨劇組剛好在劉冠廷家附近拍戲,她就傳訊息給他,騙說等下要加一場他在雨裡的戲。結果當時的劉冠廷人正在屏東慶祝父親節,「她講得煞有其事,真的是說謊精用力在騙人,影后在騙人!她還把整個謊都編得很好,說導演在廁所,我先發給你,等下你經紀人會跟你聯絡。我就開始在家裡焦慮,想說那我要趕快去搭高鐵嗎?她最後還說『你怎麼這樣啊!在屏東都不會說一聲,算了我們還是改戲好了』,真的編了一整套謊,讓我帶著虧欠度過整個假期」。

被問哪來的想法要騙他?女兒都已經讀小二的張榕容童心未泯地笑回:「無聊啊,就想玩玩他。單純等戲中沒事做。」當天她直到自己收工,才覺得「不用玩了」。莊凱勛也說張榕容下了戲就是個屁孩,是最像直男的直女。有次他在帳篷裡換衣服,突然整個帳篷都在震動,他就知道一定是張在鬧。

莊凱勛為了飾演政二代市議員,開拍前便前往台北市議會觀看質詢過程,並跟著李柏毅議員跑了一整天選民服務,體驗一日議員行程,了解為民喉舌的公僕生活大概是怎樣,他笑說,跟以往社會底層角色相比,這次的政二代角色算是家裡環境好一些、是他過去比較少接觸的正面角色。

但他並沒有因此拍得比較輕鬆,莊凱勛說,之前接的戲都是他貫穿全劇,要極度專注,「對我來說拍戲就是要一鼓作氣,這次是榕容貫穿,冠廷跟我前後一人一趴,拍攝三個月的前半部,時間上我做一休三甚至休四,反而沒辦法休息,因為知道還在角色裡,不能回到自己身上,比較疲勞,進出頻繁度對我來說反而比較艱辛。滿幽靈人間的,回到現實生活覺得自己是市議員,到拍戲現場又要花力氣把莊凱勛放掉」。

張榕容與莊凱勛認識多年卻首度合作。(吳松翰攝)
張榕容與莊凱勛認識多年卻首度合作。(吳松翰攝)

飾演特種部隊轉刑警的張榕容,本來很期待演刑警可以穿制服,但因為劇中辦案要讓人認不出來,所以還是得變裝,「凱勛每次看到我,都叫我蘿拉!」她跟劉冠廷開拍前,特別去新北市刑警大隊接受體能跟射擊、攻堅等訓練,也要學擒拿、上銬,訓練時教官滿嚴格的,看到她把玩槍枝、槍口對人,還會念她,特別強調只要「槍在手,無論是真槍假槍,都要當作真槍」。拍戲時,因為有不少跟壞人搏鬥、綁架等橋段要用到很多力氣,但在出力的同時也要收力,就怕讓對手受傷,所以很像做無氧運動反而更累,甚至還要揹二、三十公斤的攻堅裝備,收工回家總是腰痠背痛。

來自香港的邱士縉表示,這是他第一次用普通話演戲,是滿大挑戰,過程中不停問導演「我普通話會不會很爛」,反而導演叫他不要說太好,就是需要他的香港腔,不過他還是做很多功課,在劇本上附註很多拼音。也因為該角色比較內斂、交不到朋友,他也主動跟導演討論,加了一點亞斯伯格症狀。他說第一天跟張榕容拍戲時,她就說「我第一次在劇裡面,跟男生有笑容」。張榕容說,因為她的角色較嚴肅,劇中不是很喜歡莊凱勛,又是劉冠廷的學姊對他較嚴厲,只有面對廣東話老師邱士縉時會有點笑容。

(中時 )

#劉冠廷 #張榕容 #莊凱勛 #塵沙惑 #Mi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