弒母的布農族男子李忠鎮。(張家榮攝)
弒母的布農族男子李忠鎮。(張家榮攝)
弒母案共犯翁聖文。(沈明杰攝)
弒母案共犯翁聖文。(沈明杰攝)

他為了遺產,六親不認狠虐母致死。1997年2月3日晚間,台北市北投區發生一起駭人聽聞的弒母慘案,花蓮原住民男子李忠鎮因覬覦母親財產,夥同老闆聯手將母親刑求致死,兩人甚至還將死屍送醫急救,遭醫生識破報警。在審判期間2人一度被求處無期徒刑,未料,法院勘驗驗屍報告認定兩人僅「毆打」並無殺人動機,翻案以過失致死罪判有期徒刑9年,引起社會譁然。

據了解,李忠鎮為布農族原住民,翁聖文則為其工作地方的老闆。1996年10月間,李父死亡後,在翁聖文的幫忙下,李忠鎮找到久未聯繫的母親和大妹李秋香,並將2人接到北投共住,翁伺機而動,出面替李家處理遺產問題。翁得知李母在花蓮的11筆山坡保留地,大約2甲,公告地價約1000多萬元,於是向地下錢莊借了400萬元,替李母支付土地增值稅,並與李串通事成之後,2人平分這些財產。

而被接來北投同住的李母事實上形同被軟禁,而李男的妹妹似乎已察覺翁男的計謀,於1997年1月19日離家出走後,李男對於妹妹的失蹤相當氣憤,懷疑是母親故意指使,多次對其母拳打腳踢,翁見計謀可能被識破,不願徒勞無功,同月31日從花蓮辦妥土地相關手續後,返家時即對李母施暴。

李忠鎮因不滿妹妹取走過世父親的印章和存褶不知去向,怪罪是母親叫妹妹躲起來,讓他領不到遺產。便憤而拿繩子把母親雙手捆綁,母親當時大叫,他遂到浴室拿毛巾塞住其嘴,接著共犯翁聖文用警棍、開山刀背把母親打得遍體鱗傷,還拿刀子朝後背猛劃幾刀,直到母親暈倒才停手。2人甚至故弄玄虛,將已死亡多時浮現屍斑已發臭的母親送醫急救,被醫師察覺有異,通知警方前往處理,此案件才曝光。

初步調查時,李男堅稱,母親是遭翁聖文下毒手殺害,自己只是幫兇,但翁嫌否認犯行,兩人說法出入甚大。警方偵訊後,仍依殺人罪嫌將兩人移送士林地檢署偵辦。

士林地方法院經審查後,於1998年6月18日宣判此案,合議庭法官認定兩人僅是毆打張金玉致死,沒有殺人故意,推翻前判決,以傷害致死罪判處兩人各有期徒刑九年。此判決結果與檢方認定兩人共同殺人並求處無期徒刑的起訴內容,相距甚大,一度引起爭議。

合議庭庭長認為,死者驗屍報告顯示死因是硬腦膜出血,兩名被告下手時顯然並沒有想要致張金玉於死地。因此法官推翻檢方認定兩人是故意殺人的起訴內容,改判兩人傷害致死罪。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保護自己、遠離毒品!

(中時新聞網)

#弒母 #遺產 #毆打 #殺人 #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