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主席江啟臣在台北時間6日凌晨零時15分,於第19屆美台國防工業會議(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以視訊發表主題演講。這是國民黨主席首次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發表演講,傳達國民黨對南海、台海區域情勢觀點與國防政策要點,呼籲北京當局勿武力處理對台事務,民進黨政府則要遵守中華民國憲法、積極推動兩岸對話,也不希望美國將台灣作為印太區域的棋子或與北京當局談判的槓桿點。

江啟臣也指出,面對中共提升武力犯台能力、網路襲擾,我國國軍面臨預算有限、作戰能力網狀化困難、後備戰力待提升、缺乏兩岸軍事意外防止機制等四大挑戰。

他也認為我國國防施政的最重要目標是打造一支精銳靈活的國軍,因此他提出四點想法,包括強化國軍反制中共網路與資訊電子作戰的能力;增加常備部隊軍士官人數,減少後備部隊單位數量,集中資源提升後備部隊指管通情 (C4ISR)系統效能,並修改相關法律,授權行政部門在某些特別情況下,得實施提前動員;追求穩定成長、有計畫與符合成本效益的國防預算;持續強化台美軍事交流,包括擴大雙方情報合作、透過持續軍售提升國軍遂行網狀化作戰等能力、放寬雙邊高階軍文職官員互訪層級。

這次是江啟臣去年以立委身分代表國民黨參加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之後,再次應邀出席,且以國民黨主席的身分,意義自然不同。由於是國防工業相關的專業會議,江啟臣特別邀請前中華民國海軍二級上將、亦曾擔任過國防部副部長、國防大學校長的陳永康上將,一同代表國民黨參加。陳永康在擔任駐美代表處軍事協調組組長時便曾參加過第 1屆到第3屆會議,過去連續四年也都獲邀參加,總共已參加10次,對該會議運作知之甚詳。

江啟臣致詞全文如下:

史賓林特(Michael R. Splinter)主席、韓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會長及所有與會貴賓,大家早安與晚安!感謝美台商業協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的邀請,我很榮幸出席第19屆美台國防工業會議(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發表主題演講,並藉此機會向與會的各位貴賓,闡述我對於與中華民國國防政策的觀點。自從2002年舉辦第一屆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以來,此平台就廣受各界的重視,我很高興去年曾以國民黨立法委員的身份赴美參加此會議,雖然今年的會議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改採線上形式進行,但我相信如同以往,透過交流與對話,本屆會議必將會產生豐碩成果。

以下,我將就國民黨對於當前南海與台海形勢的分析、中華民國在建軍備戰上所面臨的挑戰、如何打造一支精銳、靈活的中華民國國軍,分享我的看法。

當前中國大陸與美國間的角力加劇,似乎有重回冷戰架構的趨勢,而且雙方近來在南海地區與台海周邊的軍事行動日益頻繁,衝突的風險正在上升當中。

關於複雜的南海局勢,國民黨應呼籲相關各方自我節制,並考慮將中華民國納入正式協商的一員,否則南海主權問題更難解決。

國民黨主張,根據歷史、地理與國際法而言,東、西、南、中四沙群島及其周遭海域均為中華民國領土及海域。南沙太平島是符合國際海洋法定義的自然形成的島嶼,可以主張200海浬專屬經濟海域;南海仲裁案否定太平島的島嶼地位一節,因我國不是仲裁案當事方,對我國無拘束力。

在台海安全方面,國民黨始終反對中共任何對台灣具有威脅的軍事行動,包括軍機艦越過台海中線。此種行為不但威脅台灣安全、增加兩岸意外衝突的風險,更破壞亞太或印太區域的穩定與和平,完全沒有必要。我呼籲北京當局不要用武力處理對台事務,這樣才能減少衝突發生的機率,同時,北京當局應正視自1912年便存在的中華民國,唯有和平相處、相互尊重、求同存異,才能逐步積累兩岸的基本互信。有了互信,才能厚植兩岸交流的基礎。

為避免兩岸兵戎相見,身為國民黨主席,我認為除了應設法改善兩岸政治關係,也必須讓北京在軍事上無法樂觀。我深信建構中華民國堅實的國防戰力,可讓北京在動武之前必須仔細衡量後果,不致貿然輕啟戰端,這也是「以實力換和平」的一種。

不過,我也呼籲民進黨政府應該做到下列兩件事:遵守中華民國憲法,同時設法藉由積極找回兩岸對話的政治基礎,避免讓兩岸關係更加陷入惡性衝突螺旋。

有許多人說,美國現在將台灣作為印太區域的棋子或是與北京當局談判的槓桿點,我希望這不是真的。美國和中華民國曾經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並肩作戰,也曾共同防禦不讓共產勢力超過第一島鏈;就台海安全而言,雙方應是合作夥伴關係,而且美國除了根據《臺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 TRA)繼續提供台灣需要的武器系統外,更應透過外交溝通,設法降低北京當局以武力解決兩岸問題的動機,因為這也有益於亞太或印太區域的穩定與發展。

展望未來,美國與中國大陸間的複雜競合關係仍會持續,但只要台海兩岸能恢復一定的互信與對話,台美關係與兩岸關係之間可以並行不悖,而且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的「親美和陸」將找到一定的施力點。

我還記得,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我正在金門兩棲部隊服役,親身體會過戰爭和平的一線之間。我們不畏戰,但我們不忍見無辜犧牲,因此我所領導的國民黨會盡最大努力,以維護中華民國主權為己任,以捍衛台灣安全為使命。為了國家安全以及兩岸和平,阻止戰爭的再現,國民黨不怕當示警的烏鴉,將會忠實地揭露台海衝突風險,藉以提高全民憂患意識。

我想再次強調,不管兩岸政治關係如何演變,只要北京當局不放棄武力犯台,對於台灣的武力威脅就始終存在。正如同台灣的主流民意,國民黨主張應設法改善兩岸關係,卻也從未低估中共武力對台灣所造成的威脅。尤其近年中國大陸的綜合國力快速增長,對台灣的軍事威脅也日趨多元,以下兩方面特別值得我方重視,第一是共軍持續提升武力犯台的能力,第二是無形的網路資訊襲擾。

自今年6月以來,共軍在台灣周邊的活動,不僅在頻率與威脅的強度方面,都快速增加。面對中共的武力威脅,中華民國國軍目前面臨許多重大挑戰,例如以下幾項。

第一是我國國防預算有限,甚至不及13年前,中華民國2021年的國防預算雖達3668億新台幣,我國政府所編列與國軍戰力與戰備密切相關的預算,合計僅約1972億台幣,受限於財政限制,國防預算的增長在短期內有其困難。

第二是由於國軍仍耗用大量人力操作效能低落的老舊裝備,此情況耗費大量預算,導致新式裝備的效益無法充分發揮,更為國軍提升「網狀化作戰能力」增添許多困難。

第三則是後備戰力有待提升,由於缺乏足夠數量與專業的軍士官。一旦台海爆發衝突,在預警時間有限與攻擊範圍幾乎涵蓋全島的情況下,我方將無足夠時間與足夠安全的空間,讓多數的後備單位完成戰備。

第四則是兩岸缺乏軍事意外的防止機制,即便是承平時期都可能引發潛在意外。因兩岸軍方沒有防範意外事件發生的溝通機制與行為準則,此情況不僅增加國軍的戰備壓力,也無法降低排除擦槍走火的機會,甚至可能引發台北、華府和北京三方所難以預見與不樂見的危機。

因應以上的威脅與挑戰,我認為在中華民國在國防施政上的最重要目標,在於打造一支精銳、靈活的國軍。

我提出以下四點想法。

一是強化國軍反制中共網路與資訊電子作戰的能力,國軍除應持續提升資訊安全防護能力,也要設法提升國軍的網路與資電作戰能力。

二是提升後備戰力,我們應當如何做?第一是增加常備部隊的軍士官人數;第二是必須減少後備部隊的單位數量,以便集中資源提升後備部隊指管通情(C4ISR)系統的效能,並修改相關法律,授權行政部門在某些特別情況下,得實施提前動員。

三是追求穩定成長的國防預算,我向來主張,維持必要的國防武力有助於台海的和平與穩定,此目標的實現,必須提仰賴穩定、有計畫與符合成本效益的國防預算。此外,政府應掌握未來十年內國防財力的供給情形,妥善規畫各項建軍備戰工作,也應要求國防部務必引進創新的觀念與做法,才能提升國防支出的效率。

四則是必須持續強化中華民國與美國間的軍事交流,我有下列幾項建議:

1.擴大雙方情報合作,除提升國軍的戰略預警能力和飛彈防禦能力,也能增加國軍對共軍戰術訓練、部隊調遣與新裝備動向之掌握。

2.透過持續的軍售武器裝備與技術,提升國軍遂行網狀化作戰、視距外作戰、聯合防空作戰、聯合制壓作戰和聯合情監偵等領域的能力。

3.爭取放寬雙邊高階軍文職官員互訪的層級限制。

各位都知道,中華民國的周邊安全挑戰從未消失過,我們在台灣經歷好幾次兩岸的軍事衝突,現在又遇到了兩岸關係與美中關係的關鍵時期。我們為穩定兩岸關係、持續強化自衛能力的想法,希望可以獲得美國朋友的理解與支持,大家一起為區域和平、穩定與繁榮盡一份心力。我謹代表中國國民黨祝福第19屆美台國防工業會議圓滿成功,而我也希望能盡快在台灣或美國見到各位。非常謝謝大家。

(中時 )

#江啟臣 #國防 #兩岸 #國民黨 #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