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榮豐:李登輝堅持反共為子孫留下淨土。曾薏蘋攝
張榮豐:李登輝堅持反共為子孫留下淨土。曾薏蘋攝
張榮豐:李登輝堅持反共為子孫留下淨土。曾薏蘋攝
張榮豐:李登輝堅持反共為子孫留下淨土。曾薏蘋攝

故前總統李登輝「第一文膽」李靜宜今舉辦新書發表會,這本書讓我看到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李登輝總統時期擔任兩岸密使的張榮豐說,李登輝堅持反共為子孫留下淨土,這是很不容易的。

這場新書發表會邀請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蘇志誠、曾參與李登輝「兩國論」起草的前國安會副秘書長張榮豐、時任總統醫療小組召集人連文彬、前陸委會主委夏立言等老朋友、部署、夥伴出席,前央行總裁彭淮南也現身,以聽眾身分在台下參與,李前總統孫女李坤儀(巧巧)也送了花到現場。

王金平說,他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李靜宜是李登輝的「最後一位文膽」,李靜宜精準抓住李總統要表達的意念,用字遣詞非常清楚,還要顧慮總統特殊的口語,把總統格局高度展現出來,非常不容易,文告無論是滂薄和溫柔撫慰,都抓得很精準,這本書可以當小說看,也可以當歷史看,民主時代多元聲音時,對李登輝有意見的人,希望在看過這本書之後,能對李登輝有新的認識和重新定位。

張榮豐則說,李總統讓人最懷念一點及最可貴的是,在權力高峰依然放下,完成台灣民主轉型。

他說,李總統過世後,今天都是九零年代在總統辦公室進出的重要朋友及夥伴,李前總統在他們面前是鐵漢,因為他工作性質,他接觸李總統都是嚴肅一面,這本書讓他看到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

夏立言則說,他擔任李一兩次英文傳譯,影響很大,當年推動李總統去康乃爾,是他一生中做過最累的案子,雖然來自很多不同聲音,但台灣知名度在那次訪問後,遠遠讓國際知道。

李前總統的學弟也是醫療團隊的醫生連文彬說,跟李服務期間,是他人生有幸的事,「我們到很多國家拜訪,我都跟在他旁邊,因為他的血型(AB型),比較特殊,每次要出國都要帶一千西西的血液,不只要保持一定溫度,在車上及飛機都要用冰箱冰,把血液保存好,這是十三年半他服務比較緊張的事。

蘇志誠說,他希望明天總統顯靈,附身在他身上,說些想講的話,世間真的沒有不可能的事,「一早我接到李坤儀簡訊:八點三十九分,若今天中午過後,如果想來家裡看看阿公、跟他說說話,麻煩讓我知道一個時間」。

他說,他沒有跟任何一個人說過想去看看阿公,但李總統真的顯靈。

他還說,李靜宜不知道在身材高壯的侍衛中,不論躲在哪,李總統可以找得到叫「李小姐」;因為李靜宜的身材跟夫人幾乎一樣,因為李總統眼光對於身材嬌小、微帶福態的女人感覺特別敏銳。他沒當場叫出「乎米(ふみえ,文惠的日文)」,已經很不錯了。

他說,李靜宜離開台綜院回到府,歷經四朝元老,李、陳、馬、蔡,歷四朝不衰還可全身而退;其中有一朝,「有長官找她幫總統改稿,她非常盡責,把稿子改了,還附了一個簽條說,總統講話要如何高度,不應該怎樣...說明她改稿原因」。

蘇志誠說,這稿子送上去後就沒下文,三天後那位總統發表演講,原稿就這樣講了出來,後來才知道,李靜宜認為「那些不該講的,原來是總統親自要講的」。所以總統有兩種,一種是信任部屬,一種堅持己見,李靜宜可以比較四朝總統,這本書一定會非常暢銷。

李靜宜則說,巧巧今天也送了一盆花,非常貼心,巧巧說,「阿公應該非常想看,有放在阿公靈前,她說要不要搏杯,我說,我不敢,我怕阿公會打我」。

(中時 )

#李靜宜 #李登輝 #張榮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