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市場譽為台灣DRAM教父的高啟全6日表示,由紫光集團退休是因為5年合約期滿,而這5年當中對於大陸政府及國企運作有了很深入的了解,相信未來可以為兩岸半導體業界提供必要的知識及協助。而這次退休後會留更多時間給自己,包括自己做些投資,包括與辛耘合作在武漢黃石設立再生晶圓廠,也會擔任國際企業顧問或獨立董事,當然也會花更多時間陪孫子享天倫之樂。

高啟全表示,5年前他自南亞科退休後轉戰大陸紫光集團,當初簽訂5年合約時就已表明不會續約,現在5年合約期滿就自紫光集團退休,而這5年當中最大的成就是協助長江存儲在NAND Flash市場打下基礎。而這5年當中正好了解了大陸政府及國企的運作及做事方法,這些知識應可讓台灣業界更了解大陸市場並協助兩岸半導體業合作。

近年來大陸為了扶植半導體產業而大幅投資,高啟全說,大陸很多投資的確太過浮濫,所以他到紫光集團的前一年半在北京任職,之後三年半在武漢協助長江存儲,同時跟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說明,長江存儲一定要先有自己的專利及技術,才能開始擴充產能,否則將會出現鉅額虧損。隨著長江存儲在2018年8月發表Xtacking的3D NAND技術後,長江存儲才展開第二期產能擴建。

高啟全說,這個按步就班的作法,的確面臨很多壓力,大陸人對投資思維不同,但後來證明長江存儲的一步步把事做好的營運模式是對的,所以他後來獲得長江存儲很高尊重,長江存儲也成為大陸近年來半導體業界少數成功案例之一,並且是最大亮點。

對於退休後的生涯規劃,高啟全表示,自己對台灣、美國、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非常了解,退休後回到台灣等於讓台灣多一個非常了解大陸的資深人員,但未來將不會再擔任執行長等職位,而是會以顧問、董事等身分將自己的經驗傳承下去,包括擔任國際企業的獨立董事或顧問,例如他現在已擔任伺服器大廠緯穎的獨立董事。

高啟全證實,已經投資了位在武漢黃石的錄億半導體並投入再生晶圓領域,這家公司的股東全部都台灣人,沒有國際資金,也是台灣政府合法允許到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的產業,他自己的角色己由過去的台幹轉變成為台商。

高啟全表示,中國大陸現在沒有任何一家再生晶圓廠,大陸的再生晶圓都是運到台灣加工生產再運回去,導致每一片再生晶圓的成本多出6美元,如今大陸半導體產業快速崛起,對於再生晶圓需求強勁,錄億會是大陸的第一家再生晶圓廠,就近就可爭取長江存儲的生意。

(工商 )

#辛耘 #緯穎 #南亞科 #長江存儲 #高啟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