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偵查法》草案公布後就引發社會極大爭議,新時代法律學社7日舉辦「科技偵查與人權保障」研討會,邀集檢、警、辯、學界進行研討,與會人士認為,科技不該讓罪犯得心應手,卻讓執法人員束手無策,有立法的必要,但應大幅提高法官保留密度,尤其是「設備端通訊監察」授權規定,更應嚴格列舉重大罪名限制,在偵查犯罪的同時,兼顧人權保障。

研討會由政大法律系教授楊雲驊表示,最近法務部科技偵查法草案公布後,引起社會許多討論,在新時代科技的挑戰下,為了有效查緝毒品等重大犯罪,一部新的完善的科技偵查法規是有立法必要的,但如何兼顧人權保障,可以參考國外完善立法,縝密設計,同時,法案宜更名為《科技偵查及保障法》。

會中並由新時代法律學社發表下列4項聲明:

一、「現代科技的發展,不該是讓罪犯得心應手,卻讓執法人員束手無策!」科技偵查之立法,有其必要:一來賦予授權,與時俱進;二來納入管制,以免濫用。

二、《科技偵查法》草案應比照《通訊保障及監察法》模式,更名《科技偵查及保障法》,草案應加強程序保障規定,尤其是大幅提高法官保留密度。

三、包含GPS追蹤器、無人機在內的監視目的之科技偵查,宜採「相對法官保留」之立法原則;至少在使用超過2日以上時,即應取得法官之令狀。目前法務部公告草案,於使用GPS追蹤2個月後始需經過法官核准,法官保留密度顯然太低,呼籲法務部從善如流,重新檢討草案第3條至第7條之立法原則。

四、草案第3章之「設備端通訊監察」(小木馬程式)授權規定,目前草案第14條比照通保法第5、6條之列舉重罪原則。應該進一步限縮列舉罪名,避免過度干預,亦即,立法方向宜採取比一般通訊監察更嚴格之重大罪名限制,並優先列舉國安重大犯罪,以截堵WeChat等通訊軟體監察之國安偵防漏洞。

(中時 )

#科技 #偵查 #草案 #立法 #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