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華為、中芯國際、字節跳動(營運抖音與其海外版TikTok)、騰訊(旗下擁有微信與其海外版WeChat)禁令連發,暫時成功憑技術優勢與壟斷地位重創大陸科技業,不少評論都聯想到1980年代美國打擊日本半導體業,還有1985年《廣場協議》重創日本經濟,近日有媒體提出,應該師法德國,才能避免被美國打倒。

《廣場協議》(Plaza Accord)是1985年9月22日在紐約廣場飯店簽訂,與會者包括美國、日本、英國、法國、西德5個已開發國家財政部長、中央銀行總裁,美國逼使各國讓步配合聯手干預外匯市場,特別是使美元對日圓、德國馬克下跌,來解決美國貿易赤字問題。

1987年《廣場協議》簽署國加上加拿大、義大利在巴黎再次開會以穩定國際匯市,又達成《羅浮宮協議》(Louvre Accord,義大利參與討論但未簽署最後協議),停止美元貶值並廢止《廣場協議》,主導歐洲經濟的德國是持續被美國針對攻擊的對象,他們同意減少公共支出、減稅還有保持低利率,美方做出讓步僅是將隔年財政赤字占GDP比重從1987年預估3.9%降到2.3%與減少政府1%支出來保持低利率。

分析指出,美國只要感到地位受威脅或國內問題無法解決,就會利用世界領導地位強迫各國讓步以恢復「公平競爭」,但德國參與這2次重要匯率相關貿易協議,甚至也像日本一樣被美國重點瞄準,卻未受創,還成為歐盟一哥,陸媒《騰訊新聞》、《金十數據》認為有3大原因。

3大原因分別是出口對美依賴程度差異、匯率和貨幣政策、國內經濟環境。該文指出,美國在1985年已落後日本、西德,工業產品出口只排全球第3,但美國是全球最有吸引力市場,而日本在政治、經濟上又高度依賴美國,以1984年為例,日本對美出口額占總出口額35%,但德國對美依賴從未高到這種程度,又有歐洲共同體(歐洲同盟前身)市場可恃,可以抵銷衝擊。

其次,不管是美國盯日本盯得更緊,或是日本為了輸誠,日圓對美升值迅猛,《廣場協議》才簽3個月,日圓兌美元已升值20%,從250日圓兌1美元升至200日圓兌1美元,1年後繼續升至150,甚至《羅浮宮協議》後也沒有阻升,1990年甚至漲到80日圓兌1美元,不到5年升值逾68%,對美出口當然也因此衰退超過2成。德國則不干預匯率,注重發展獨立貨幣政策與資本自由流通,強調穩定國內物價和生產,例如他們雖然配合美國降低貼現率和抵押貸款利率,卻調高存款利率。

最後,日本在泡沫經濟幻滅後「失落的20年(失われた20年) 」並不完全來自美國的外部打擊。日本央行配合美國放水,又維持低利率,加上日圓升值導致海外資金回流,股市、房地產都出現大量舉債投資現象,推升市場蒸蒸日上,形成繁榮假象,自1990年日本政府連5度調升利率來抑制房地產泡沫的努力剛好成為壓垮負債投資人的最後稻草,但德國因貨幣政策得宜並未出現房地產泡沫。

《騰訊新聞》、《金十數據》總結,對美國市場依賴程度低、更謹慎的貨幣和匯率政策、國內市場環境健全,是德國不像日本一樣,而是被美打擊仍能避開出口大幅下滑、房地產泡沫破裂、經濟硬著陸(以強力貨幣政策干預透過犧牲鉅額國民收入將通貨膨脹率降到正常水準、經濟成長會大幅下滑)等陷阱。

(中時新聞網)

#中美貿易戰 #廣場協議 #羅浮宮協議 #日本 #德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