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有兩個媽媽,真的很奇怪嗎?

台灣第一部探討同婚家庭的議題繪本,用故事輕鬆教孩子,學習尊重與包容!

寶媽咪和卡卡媽媽,是依崙的兩個媽媽,

「咦?為什麼你們家有兩個媽媽?」

「這樣可以結婚嗎?」

「每個人的家裡,不是都只有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嗎?」

一個家裡有兩個媽媽,真的那麼奇怪嗎?

或者說,這樣特別的家庭組合,對依崙來說有什麼不好嗎?

無論是單親家庭、新住民家庭、重組家庭,或者同志家庭,各種不同的家庭型態原本就存在於台灣社會中,在2019年5月24日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勢必有更多在同志家庭中長大的孩子將進入校園,期待透過這本書開啟社會上多數人對同志家庭的了解與對話,讓多元家庭型態的孩子也能自在生活。

我有兩個媽媽(圖/尖端出版提供)
我有兩個媽媽(圖/尖端出版提供)

【精彩書摘】

一個家庭有兩個媽媽 真的很奇怪嗎?

第一本臺灣本土的女同志家庭原創繪本,開啟親子之間對於「同婚議題」的討論與對話

本書為高雄性別公民行動協會理事長劉育豪老師與知名外科醫師劉宗瑀醫師(小劉醫師)的首次合作,改編自真人實事的故事,透過校園裡孩子之間的對話,讓小讀者理解同性婚姻家庭與異性婚姻家庭其本質無異,不以性別定義愛與家庭,付出與關懷才是一個家的本質,《我有兩個媽媽》將於10月7日上市發行!。

作者劉育豪老師,為高雄市港和國小教師,同時也是高雄性別公民行動協會理事長,致力推動性別平等、環境永續、人權普及等三大議題,受到募資繪本《萌萌與他的恐龍朋友》系列的啟發,而動筆寫下《我有兩個媽媽》的故事。在2019年5月24日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勢必有越來越多來自同志家庭的孩子將進入校園、走入社會,本書試圖以孩子能理解與接受的語言,開啟社會上多數人對同志家庭的了解與對話,希冀讓多元家庭型態的孩子也能自在生活。

同時,知名外科女醫師劉宗瑀(小劉醫師)長期關注性別平等教育議題,也特地在繁忙的值班空檔,為這部作品重拾畫筆,親手繪製質樸又富有想像力的水彩插畫,以四季更迭的背景加上無處不在的自然元素,帶出生命是萬物包容,宇宙富含著愛的主題。

小至顏色、家事分配,大至職業身分,都不該因性別而受到差別對待

無論是單親家庭、新住民家庭、重組家庭,或者同志家庭,各種不同的家庭型態原本就存在於台灣社會中,故事裡除了針對「兩個媽媽怎麼結婚」的問題做討論外,對於家庭裡的家事分配、工作職業,以及什麼是女同志?兩個媽媽怎麼生小孩?等問題,都盡可能以簡單易懂的方式,讓孩子理解無論是顏色、職業、或是家庭身分,都不該因性別而受到差別對待,平等看待兩性,方能學習尊重與包容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特質。不以性別定義愛與家庭,付出與關懷才是家的本質。

即使覺得怪怪的,仍然應該學習尊重與自己原先不了解的人

這本書要講的核心價值很簡單,作者並沒有要化約為「同志家庭亦是一般普通家庭」如此直線的道理。重點在於,希望讓更多教育工作者看到多元家庭的實然存在,並促進如何在班級、校務經營中好好應對的思考。同性婚姻已成事實,來自同志家庭的孩子必然陸續現身於校園,如何認真以對包括當事人和其他同儕等所有學童,是不容迴避的議題。

在民主自由的社會環境下,表達不同的意見與聲音本就是每個人的自由,但試著理解並尊重與自己不同的人事物,也是孩子在成長過程中必須學習的。認識同志家庭,並不會改變孩子的性傾向,只會給予孩子更多同理心的練習;彩虹之所以美麗,便是真誠映照出太陽光中的所有顏色,只有在每種顏色都被尊重後,才能完整彩虹的樣貌。

我有兩個媽媽(圖/尖端出版提供)
我有兩個媽媽(圖/尖端出版提供)

(本文摘自《我有兩個媽媽》/尖端出版)

【作者簡介】

劉育豪(小豪老師)

高雄市港和國小教師、社團法人高雄市性別公民行動協會理事長。人生有三願:性別平等、環境永續、人權普及。

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畢業以來,持續於體制內外,推動性別平權工作。作品有《一個家,一個故事:多元家庭物語》(合編著,女書,2011)、《阿肯的歡樂之家》(女書,2013)。

【繪者簡介】

劉宗瑀(小劉醫師)

道明國中美術班、長庚醫學系、高雄長庚外科總醫師、阮綜合醫院乳房外科專科醫師、醫勞盟理事、親子天下專欄作家、蝴蝶朵朵兒童性教育安全種子講師

著作:《臨床隨行,走出白色巨塔陰影》(合輯)、《女外科的辛辣日記》1、2、《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在靠北與崩潰之後繼續戰鬥》、《跟著小劉醫師,來玩性教育翻翻書》

(中時新聞網)

#劉育豪 #兩個媽媽 #同志家庭 #繪本 #真人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