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市警方13日強拆南鐵東移工程最後的牴觸戶陳致曉住家,多年前也曾參與反南鐵東移運動的民進黨副祕書長林飛帆,被指現卻完全不見蹤影;林飛帆今說話了,他在臉書表示,「我想懇請黃市長容許我暫時僭越這個職務授權,以一個台南市民的身份向市長建議」。

他說,在行政措施上,也希望市府能再評估,包括黃家樓梯的保存、後續安置和平反居民等工作的一切可行方案。

林飛帆今在臉書指出,南鐵居民這些年承受莫大的壓力,超乎一般人想像;最近,更是活在恐懼之中,擔憂隨時有人會來拆房子。無論過程為何,「今日的結果就是他們犧牲了自己家園,為台南市換取一條地下化的鐵路」。

他說,一直希望大家能同理受拆遷戶的心情,以及為何要一直不惜一切保護自己的家園。

他說,他明白多數市民等待此建設的心情,自己也是台南人。但他相信大多數市民也會認同,九年來拆遷戶所面臨的恐懼和焦慮,乃至犧牲的家園,這應該要得到最大的同理和尊敬。

林指出,一個城市的領導者,更應該如此,展現最大的同理,善盡一切溝通,思考各種可行的彌補措施,更重要的,用盡一切力量緩解市民間的對立。

他說,但這幾天,無論是市長的臉書文字,乃至於今日面對聲援學生抗爭脫口說出要學生「不要忽略九成市民意見,應該去聲援香港」的回應,「我認為這些不僅無助對立緩解,更容易加深市民對拆遷戶的誤解」。

他指出,過去一年多來,他曾經多次和長期關心南鐵的幾個朋友,包括台南市府內、交通部裡及民間的朋友,多次討論,並試著提供相關決策單位建議:包括如何弭平雙方的認知差距、平反居民長期被貼上阻礙城市發展的污名標籤、以及思考更多方案的可能性,諸如對建物記憶的保存方式、甚至是異地重建的可能。坦白說,成效並不好。

他說,進入體制之後,他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和這個身份所賦予的責任——在職務範圍內善盡體制內管道的努力就是他的工作。

他說,「但我想懇請黃市長容許我暫時僭越這個職務授權,以一個台南市民的身份向市長建議」。

他建議市長,在市政高度上,促成社會對拆遷戶的同理──拆遷戶也是市民,不該被視作敵人。南鐵居民,在這九年來的拉扯中,耗盡極大心力,充滿記憶的家園卻還是消逝。對拆遷戶來說,這是最傷痛的時刻。

他建議市府善盡一切手段,消弭市民間的對立,平反拆遷戶遭受的汙名。此刻真正的重點在弭平受拆遷戶的傷痛,站在市政高度給予真正的肯定和尊敬,而非加深人去家毀的傷痛。

他說,在行政措施上,也希望市府能再評估,包括黃家樓梯的保存、後續安置和平反居民等工作的一切可行方案。

他表示,南鐵案至今,許多朋友在體制內外穿針引線,就是希望不要見到強制拆遷的情境。事已至此,面對拆遷戶的處境,所有人都應該展現最大的同理和尊敬,並盡最大努力消弭市民間的對立和拆遷戶遭受的污名。

(中時 )

#林飛帆 #拆遷戶 #市民 #南鐵 #陳致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