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中天新聞台換照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決定於十月二十六日召開聽證會,洋洋灑灑列出國家安全等多項審查,把層次拉到極高,動作做到最大,為日後的「生殺之斷」先行營造氣氛。

然而,行政權不經司法審判就關閉媒體,恐造成二種結果,一是異議者不敢再發聲,因為連擁有表達管道的媒體,都被迫仰當政者鼻息以求苟活,一般民眾更無力對抗政治打壓;二是言論市場經過血洗,在寒蟬效應下趨於一言堂,民眾接收到的都是順應當政者喜好的訊息,多元聲音消失,制衡力量大為弱化,當政者的政權更加穩固,台灣的民主自由卻將受傷慘重。

回顧二○○五年東森新聞S台的撤照事件,當時的新聞局決定不予東森新聞S台換照,引發輿論譁然,美國「保護記者協會」對此還予以譴責。二○○六年,行政院訴願會撤銷裁罰命令,由當時已成立的NCC核准其復播,東森電視因此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國家賠償。

二○○八年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NCC應國賠三億四千八百六十九萬元,承審法官趙子榮認為:「《廣播電視法施行細則》中,對於電視台營運計畫的審查規定,剛好讓政府假審查新聞節目的比例,行侵害新聞自由之實。」判決書並指出:「媒體有決定顏色的自由,但顏色沒有箝制媒體的自由。」二審判決不必國賠,也不影響東森新聞S台繼續營運。此案例可以提醒蔡英文政府,若中天新聞換照案處理不當,可能要付出的行政與政治成本。

事實上,蔡政府若狠了心斬殺中天新聞,還得在兩岸關係上付出代價。蔡政府的行動告訴台灣社會「不允許自稱是中國人」,不准批評政府的兩岸政策,更不可以討論統一、邦聯(國家組成聯盟)或「大屋頂」(兩岸對等並立,同屬一個中國)等議題,兩岸政策只能跟著民進黨走,否則必誅殺之。

此舉同時告訴大陸,蔡政府無意降低緊張、化解歧異,不想與大陸尋求交集,讓主張兩岸和解的聲音失去空間,只剩下戰鼓騰騰的鷹派言論。雙方民粹在相互挑撥下日益激化,進而影響兩岸政府的決策空間,這對台灣的國家安全,以及未來長遠的生存發展,是利是弊?

正如趙子榮所說:「媒體有決定顏色的自由,但顏色沒有箝制媒體的自由。」值得蔡政府慎重思考。畢竟北京再怎麼不講求言論自由,也沒有真的關掉香港《蘋果日報》,台灣卻迂迴地找理由關中天新聞,到底誰比較霸道?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媒體 #決定 #顏色 #蔡政府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