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界因「去中國化」不得不向政治低頭。歷史作家廖彥博談到,專精民國史的學弟妹在台灣求職難,不少人改往大陸大學院校教歷史,或從事近代史研究,而民國史在台灣趨向「漢學化」,如今民國研究最常見文化史、性別史等軟性題材,政治軍事史研究已淡化,甚至漸無後進投入相關研究。

廖彥博說,政大歷史系所曾是民國史學術研究重鎮,如今也面臨轉型,眼看畢業生就業大不易,系所老師擔憂,面對當前政治環境,如果還守著中國現代史,學生就業將陷困境,如此代表史學研究在台灣已向政治現實低頭,侷限在「台灣史小圈圈」。

「我的感覺是不應該這樣」,廖彥博提到,漢學是外國研究中國學問,外國人看不懂中文檔案,習慣先提假設,才以史料證明,如今「去中國化」在台灣不斷深化,導致民國史在台灣走向漢學化,只要與中國兩個字有關的,包含國民黨黨史與中國近代史全被忽略,國民黨在台灣變成是「1949年從天空掉下來的政權」,但事實是台灣史亦包括中國史,「我們身邊所有的符號,台灣到兩岸發展與中國近代史息息相關」。

至於大陸近來從學術到大眾文學對民國史多有著墨,像是大陸電影《八佰》翻拍1937年上海四行倉庫「八百壯士」的故事,對此廖彥博認為,就中共史觀而言,「中華民國是曾經的年代,是一個滅亡的朝代,正面肯定仍是不可能」,但我方忽略中華民國在大陸的歷史,「必亡國者,先亡其史」,棄守話語權的後果不堪設想。

(旺報 )

#史學 #登陸 #去中國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