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延燒,全台缺藥通報暴增,有5款藥將退出台灣,包括降血壓、愛滋抗病毒藥等;有的因價格考量,有的因供貨因素而退出。食藥署強調,5款藥均有替代藥,不影響患者權益。

根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缺藥通報平台統計,2016年通報缺藥品項約14件、2017年約6件、2018年約13件、2019年約28件,2020年僅1到10月就暴增超過128件,是去年的4.5倍以上。

在缺藥通報暴增之際,有5款藥品預計今年底至明年中旬退出台灣市場,包括高血壓用藥「捷賜瑞錠10公絲」及「普心寧持續性藥效錠10公絲」、青光眼用藥「利視即樂點眼液」、愛滋抗病毒藥物「諾億亞膜衣錠100毫克」以及治療過敏性鼻炎的「必克喘乾粉吸入劑200MCG/DOSE」。

5款藥品中,以2款降血壓藥用量最大,根據健保署統計,這2款藥品成分去年健保用量就多達430萬顆,愛滋抗病毒用藥成分則為17萬顆、治療過敏性鼻炎藥品為2921支、青光眼用藥為338支。

食藥署指出,5款藥品退出台灣原因各異,但均有替代藥物,不影響民眾權益。其中,必克喘乾粉吸入劑由於價格因素,決定明年1月停止輸台,利視即樂點眼液則是因日本原廠將把此產品撤出台灣市場,預計供應至明年7月。

阿斯特捷利康表示,捷賜瑞錠及普心寧持續性藥效錠由於銷售權轉移、藥證管理等因素,不確定未來供應情況,因而退出台灣;艾伯維藥品則表示,諾億亞膜衣錠無法單獨使用,必須搭配其他藥物,因此近年均以三合一或四合一的複方為優先,在不影響患者用藥權益下,決定停止販售。

台大醫院內科主治醫師、台灣高血壓學會理事長王宗道受訪時說,2款年底退出台灣的降血壓藥都是問世超過20年的老藥,同類學名藥很多,彼此取代性也高,有些學名藥效果也相當不錯,加上降血壓用藥不同於精神疾病用藥,對於患者心理影響相對小。

王宗道認為,相較於換藥問題,高血壓患者了解自己的血壓更為重要,尤其天氣轉涼,務必在換藥後2週做一次「722」(諧音「請量量」)居家量血壓,除了應連續7天測量,每天早上起床後、晚上睡覺前各量一次,2次間隔1分鐘,再取平均值,由於人在家裡較放鬆,因此居家量測血壓的標準為收縮壓135mmHg、舒張壓85mmHg。

藥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發言人、振興醫院藥事管理科主任常宏傳表示,這5款藥均有同成分、同藥理的藥品或是療效更好的新藥可取代,但長期使用同一款藥的老病人,一開始發現藥品和過去長得不一樣的時候,內心確實可能會有點害怕,對於不熟悉的藥產生不信任感,但至少有藥可用,問題不算大。

健保逐年根據國際價格調降藥價,「一顆藥比糖果還便宜」屢遭詬病,但常宏傳提出不同看法。她說,原廠藥一旦過了專利期,就會有同成分的學名藥問世,在面臨競爭等考量下,原廠藥確實可能退出台灣,但如果有品質好的學名藥、療效更好的新藥可用,老藥退出台灣也不見得是壞事,更何況有些不一定是不堪健保藥價才退出台灣,代理商和原廠談不攏也是可能原因。

在她看來,很多老藥早已不合時宜,就必須「代謝」掉,才能有「新血」加入,例如很多糖尿病老藥在數十年前剛推出時,確實是療效很好的藥,但隨藥物發展,已經有更多療效好、副作用更少的新藥問世,老藥早已不是治療指引第一線的用藥,自然就面臨淘汰命運,「老藥退出讓患者用新藥,何樂而不為?」

相較於老藥退出台灣,杏輝藥品大回收更令藥師們困擾,常宏傳說,很多老病人拿著2、3年前的處方箋到醫院,要求換藥,讓藥師們哭笑不得;她也強調,如果一款新藥剛剛加入台灣不久,明明療效比老藥更好,也符合時下治療的趨勢,卻突然宣布退出台灣,這種問題應該更值得各界關注。

(中央社)

#台灣 #藥品 #藥物 #新藥 #療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