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6日至29日,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五中全會在北京召開。會議將審議《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為未來5年乃至15年中國發展擘畫藍圖。

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消息,即將開啓的「十四五」時期是大陸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之後,乘勢而上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的第一個五年,大陸將進入新發展階段。

1953年,在取得抗美援朝戰爭勝利的這一年,大陸開始實施第一個五年計劃。到2020年這個歷史交匯點,黨領導全國各族人民已編制和實施了13個五年規(計)劃,大陸經濟社會發展取得巨大成就,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

1951年,在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同時,中共黨中央開始謀劃大規模經濟建設問題。當年2月,毛澤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了「三年準備,十年計劃經濟建設」的思想,首次明確提出了編制國民經濟發展計劃的設想。會議決定,自1953年起實行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並要求立即開始編制五年計劃的準備工作。

「一五」計劃於1955年審議通過,確定了以156個大型建設項目為中心,694個大中型建設項目組成的工業建設。1957年,「一五」計劃超額完成了規定的任務,實現了國民經濟的快速增長,為中共建政後的工業化奠定了基礎。此後,「三五」至「五五」計劃的實施,為建立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作出巨大貢獻,大陸實現了從「一窮二白」到「建成獨立的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

大陸改革開放以來,黨領導全大陸各族人民編制並實施了「六五」到「十三五」共八個五年規(計)劃。其中,1981年開始的「六五」計劃,首次將社會發展納入其中,名稱由「國民經濟五年計劃」變成「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計劃」。2006年開始的「十一五」,把「計劃」改為「規劃」,反映了從計劃經濟到發展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深刻轉變。

自黨的十四屆五中全會開始,審議通過五年規(計)劃成為歷屆五中全會的主要議題:1995年召開的十四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建議》;2000年召開的十五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個五年計劃的建議》;2005年召開的十六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一個五年規劃的建議》;2010年召開的十七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

2015年10月召開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明確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奮鬥目標。「十三五」時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決勝階段。大陸經濟總量接近100萬億元大關,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經濟實力、科技實力、綜合國力躍上新的大台階,脫貧攻堅即將取得全面勝利,中華民族闊步走向全面小康,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即將圓滿實現。

國家發展改革委宏觀經濟研究院黨委書記、院長王昌林說,「五年規劃根據黨中央建議制定,經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批准後向全社會公佈實施,是把黨的主張轉化為國家意志和全民行動的重要方式和途徑。」

編制和實施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五年規劃,是黨治國理政的重要方式,是中國大陸之治的重要「密碼」。中共建政70多年,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遠期有戰略、中期有規劃、年度有部署,三者有機結合、互相補充的方式,為推動大陸經濟社會持續快速健康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即將提請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不只包含「十四五」規劃,還有2035年遠景目標的內容。這是繼1995年召開的十四屆五中全會,審議通過關於「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的建議後,五中全會又一次研究遠景目標問題。

與以往五年規(計)劃所處的歷史時期不同,「十四五」時期的內部條件和外部環境發生了深刻複雜變化,大陸將進入新發展階段。

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大陸經濟已經在向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轉變。「十二五」規劃提出,堅持把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作為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主攻方向;構建擴大內需長效機制,促進經濟增長向依靠消費、投資、出口協調拉動轉變。「十三五」規劃提出,堅持內外需協調、進出口平衡、引進來和走出去並重、引資和引技引智並舉,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

在這種導向下,大陸經濟發展對國際經濟的依賴性減弱,內生穩定性提高,生產分配流動等方面發生積極變化。「2010—2019年,中國出口依存度從26.2%下降至17.3%,對外貿易依存度從49.4%下降至31.7%。」浙江工商大學經濟學院孫豪分析,與此同時,大陸居民消費率在持續上升。

(中時 )

#經濟 #社會 #計劃 #國民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