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造成被害人身心嚴重的傷害,也凸顯當地政府失能的窘境。「半島電視台」26日報導,孟加拉平均每日發生4起強姦案,而這僅是冰山一角,有更多的犯罪黑數並未曝光。逃出色狼魔爪的被害人,不僅肉體受到傷害,心靈留下的創傷、家人與社會的排擠,以及司法怠惰造成正義無法伸張,讓她們自稱為「活死人」。

根據孟加拉人權組織Ain o Salish Kendra統計,2018年該國僅有732起性侵案件;2019年卻成長至1413件,幾乎激增1倍;2020年到10月為止,已發生1000起強姦案,平均每天有4起性侵發生。

該組織認為,這數字僅是冰山一角;大多數的受害婦女害怕報案帶來汙名化、報復與排擠,甚至不相信司法會為其討回公道。國際組織《人權觀察》指出,過去19年來僅3.5%的強姦案進入法院審理程序,其中只有0.37%判決有罪定讞。換言之,在孟加拉性侵犯遭法律制裁的比例不到1%。

28歲的沙爾敏(Sharmin)就是狼吻下的倖存者。她在首都達卡外的鄰近村莊遭1名男性性侵。當時兇嫌掐緊她脖子,讓她幾乎窒息。這產生的傷害讓她3個月來只能吃流質食物。

每當她一吃東西,食物經過食道的感覺提醒她歹徒掐住脖子的感覺;而她做家事的時候,被強姦的畫面便盤旋腦中,身體開始顫抖、呼吸困難。她不敢求助醫生,害怕醫生反咬她汙鬼纏身,人們會拿來當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

另1名強姦受害者則表示,遭性侵不但帶來恥辱感,汙名化更讓家人與社會排擠受害人。失去尊嚴、社交生活與長期處在恐懼,讓人走向自殺的結局。

她說,「我的丈夫不再跟我一起睡覺,我公婆不願跟我同桌吃飯,我父母遠離我,左鄰右舍裝做不認識我。即使他們知道真相,但都睜眼無視。這樣生活還值得活下去嗎?兇手對我所為比謀殺還糟。我還活著,但我是活死人。」

儘管社會對強姦犯的反彈,逼迫孟加拉政府日前宣布修法讓強姦犯唯一死刑;但警方對懲奸除惡的消極,讓受害人認為正義不只遲到,而是根本不會到。19歲的拉尼認為,「為甚麼要打一場一定會輸的戰爭?像我們這種人擁有不配擁有正義。」

甚至,舉發強姦所面臨的報復,加上受害者已為家人與社會拒絕,根本沒有逃避的地方,讓被害人選擇將淚水吞入肚裡。新冠病毒的肆虐,封鎖令嚴格執行下,被害人只能待在家中,歹徒看準這點隨時會來尋仇。

換言之,死刑只是政府拿來安撫孟加拉抗議狂潮的工具,根本無助於嚇阻犯罪。除非結構與社會發生根本變化,不然孟加拉女性根本不能被當作人,只是行動的洩慾工具,活在憂鬱、恐懼與自殘中。

文章來源:‘I’m alive but not living’: Survivors of Bangladesh’s rape crisis

(中時新聞網)

#性侵 #強姦 #孟加拉 #死刑 #司法怠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