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對中國發動科技戰,已讓大陸半導體業及科技業受重創,但要箝制這些產業陸企可不只切斷技術、生產設備等手段,大陸智慧財產權部落格「錦緞研究院」指出,專利權才是最可怕的,以記憶體廠為例,大陸砸5000億人民幣(約2.17兆台幣)才打造出長江存儲、合肥長鑫、福建晉華,福建晉華就倒在美光(Micron)專利戰下,相當已有1/3經費打了水漂。

文章介紹,記憶體(含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NAND(快閃記憶體))是半導體業最大分支,比重超過處理器,而三星、SK海力士、美光、東芝旗下鎧俠除了壟斷市佔率外,專利技術上的絕對優勢更對後入者形成技術封鎖。

錦緞以參與創建合肥長鑫的兆易創新為例,稱其為大陸記憶體行業最大希望,但其在全球範圍有效的專利只有26項,但三星數電子數量是7.66萬件,SK海力士7934件,美光7488件,而且這只是比專利數量,還不涉及質量。

大陸投入5000億人民幣造出3大記憶體基地,錦緞認為看起來金額驚人,但拿到國外來看,這錢其實只夠燒2年,而且記憶體的底層物理技術基本上一致,幾乎無法繞開別人的路徑而自行研發。福建晉華雖有台積電相助,但2017年遭美光控訴侵權,隔年被美國列入實體名單,成為中興通訊後第2家被美國禁止的陸企,停擺年餘,大概只剩變賣設備、廠房一途。

合肥長鑫是較為成功案例,透過合作方式,先後取得德國奇夢達(Qimonda)、愛爾蘭Polaris Innovations共享專利,與美商藍鉑世(Rambus)協議也是注重專利許可,因此能生存。

錦緞還舉出已經不存在的美國公司Mostek為例,被轉賣又併購入意法半導體後,當年註冊的專利現在仍被意法半導體用來打擊競業,透過控告其他記憶體同行,他們已經得到數倍於Mostek收購價的利益,而這種專利戰方式其實在記憶體業是普遍現象。

最後錦緞提出,政策和資金的投入已經帶動大陸半導體熱潮,但資本在技術深水區的作用相當有限,記憶體產業的專利貧瘠就是整個大陸半導體業縮影,中國製造要由大到強,必須依靠人才和智慧財產權,與國外先進技術合作的「拿來主義」並不可恥,可怕的是民粹認為閉門造車勒緊褲帶就能打破專利壁壘。過去勞動密集型、資本密集型的商業模式並不完全適用於半導體業,過度投資造成多個重大項目爛尾亂象就是殷鑑,中國要繼續在科技領域往上爬,就不得不直接面對專利劣勢帶來的考驗。

(中時新聞網)

#合肥長鑫 #DRAM #NAND #記憶體 #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