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有難,救、還是不救?

・公婆&岳父母,顧、還是不顧?

・父母老了誰來養?手足把照護責任全丟給我怎麼辦?

・父親當年跟小三跑了,年邁返家卻要我扶養?

・孩子不工作,總是伸手要錢,我該金援到何時?

・先生欠債,身為太太的我該代為償還嗎?

【精彩書摘】

基隆有位高齡81歲的蘇姓女子,育有四名子女,但早年和這四個小孩不是很親密,親子之間沒有所謂的直系血親緊密的關係存在,所以媽媽都一直在外獨立生活。但蘇姓女子到了晚年身體不舒服、不能負擔原本的生活費用時,就找四名子女要錢。子女不給,她就上了法院聲請給付扶養費用,最後法官直接判四名子女每個月總共要付一萬一千元。四人均攤母親的生活費用,那就單純是錢的問題,然而錢不能解決的事情是,沒人要跟媽媽同住,媽媽能怎麼辦?這四名子女選擇讓媽媽去安養機構。

但安養機構其實是兼具營利及社會救助性質色彩的單位,既然有營利的成分就會有相關費用,不可能白白讓人去住。可是每個月一萬一千元根本就不夠付安養費用。換句話說,蘇姓女子根本沒辦法去住這安養院,只好變成人球。警方介入協調,找來兒子討論,兒子表示並沒有不付安養費用,畢竟法院已把責任釐清,子女每個月付出費用之後就責任已盡。這四個子女對於母親和街坊鄰居指責孩子不孝一事十分反感,堅決不要再為了媽媽多付出任何照顧費用,也堅決不與其同住。所以最後是由警方申請社會救助,才讓事情告一段落。

關於案例,律師這樣說

以蘇姓女子的案例來看,錢可以解決的部分相對單純,但竟然四個兄弟姊妹都堅決不要養媽媽,這是比較特別的狀況。媽媽懷胎九個月將孩子生產下來,不管之後的養護、扶育過程如何,畢竟都是自己的母親。因此人們多半會有晚輩扶養長輩的壓力,認為至少在能力範圍內盡到安置和扶養的責任。

但與父母同住不僅是一個扶養階段的開端,一旦開始扶養之後,就絕對無法與這個扶養關係及狀況脫離。其他人不會接手,除非父母有特殊狀況,例如死亡。而在這個案例中,子女立場一致,沒有一個人心軟。若是其中有一個人心軟,現實上那個人就要終其一生背負照顧媽媽的責任。

案例中提到「每個月一萬一千元不足以支付蘇女的安養費用」,法院是在安養院的事實發生之前酌定這筆一萬一千元的扶養費,是以維持蘇女最低生活水平來計算費用。如果蘇女認為住安養院必須額外支出三萬元,就需要再向法院請求扶養費,法院會依照蘇女的需求追加扶養費用。原則上安養機構的費用必須要由當事人負擔(本人或其子女都算是當事人),但各縣市皆有協助老人安置的社會救助,如果符合相關規定,地方政府會依照標準核定不同補助金額,避免老人有無法受救助的情形發生。

(本文摘自《暗黑親情》/捷徑文化)

【作者簡介】

劉上銘

立勤國際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學經資歷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法學碩士

台灣大學EMBA 109國企C

東吳大學法律系

台中一中

94年律師高考及格

■現職經歷

Uber台灣宇博法律顧問

經濟部工業局法律顧問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榮譽律師、顧問

對外貿易發展協會 顧問

台北市警察局警友會 委員

沙烏地阿拉伯駐台經濟辦事處法律顧問

臺北市政府諮詢律師

臺北市政府勞動局諮詢律師

上市、櫃公司董、監事進修課程講師

■著作

《中小企業主與專業人士財富管理》(財團法人保險事業中心出版)

《新創公司與我國公司法之定位與互動》台灣經濟研究院(2017.04)

■最新著作

《暗黑親情》

■臉書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LawyerSonnyLiu/

《暗黑親情》/捷徑文化
《暗黑親情》/捷徑文化

(中時新聞網)

#媽媽 #子女 #扶養 #律師 #安養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