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近2年積極發動新冷戰與貿易戰,可能促使他們過去對手俄羅斯與現在頭號假想敵中國走得更近,而且在軍事、商業同盟前,金融同盟已先成形,世界前2大國已經在雙邊貿易大幅降低用美元結算的比例,而且在外匯儲備加強持有對方貨幣。經濟學家也認為,美元地位目前還算穩定,但作為制裁手段被過度使用存在風險,長期來看會影響美元世界通貨地位。

BBC(英國廣播公司)注意到,中、俄媒體都報導,俄羅斯在EAEU(歐亞經濟聯盟)論團中表明應該用本國貨幣交易,儘管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mir Putin)親信兼前首席經濟顧問、現任EAEU統合與宏觀經濟委員葛拉切夫(Sergey Glazyev)說,避免使用國際最通用貨幣結算和政治分離沒有關係,只是為了避免日益增加的風險,讓成員國經濟免受他人控制。

EAEU成立於2010年,成員全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包括俄羅斯、亞美尼亞、白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而近年來他們不但對大陸所提「一帶一路」並不反感,甚至還積極推動加強與中國經貿關係。

根據哈薩克商務部公開數據,EAEU成員國間貨幣量已有接近50%用各成員國貨幣結算,而EAEU和中國貿易量也約有半數完全不會通過以美元計價、美國主導的SWIFT跨國清算系統。此外,今年第1季俄中貿易美元、歐元結算比例分別是46%、30%,2者都是歷史新低,美元更是首度跌破50%門檻,而在2015年,雙方貿易還有90%左右用美元結算。

去美元化主因是俄羅斯因由烏克蘭手中奪回克里米亞半島(儘管當地俄羅斯裔佔多數,但1954年為紀念俄烏簽訂共抗侵略的佩列亞斯拉夫條約簽訂300周年,由俄羅斯劃歸烏克蘭)而受西方制裁,而中國在美國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後又感受到俄羅斯的前車之鑑。

雖然大陸媒體不像俄羅斯輿論直接表明要去美元化或挑戰美國經濟主宰地位,但多位金融官員今年都提到人民幣國際化。近來搶先讓數位人民幣試點落地,也讓不少外國媒體揣測大陸此舉是為了取代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

俄羅斯的人民幣外匯儲備已達全世界人民幣外匯儲備1/4,依該國遠東研究所所長馬斯洛夫(Alexey Maslov)說法,俄羅斯增持人民幣除了保持外匯儲備多元化,也有鼓勵北京發動對美國主導全球金融、經濟的挑戰意味。他認為中俄關係已經被提升到實質同盟。

哈佛大學經濟學者福蘭可(Jeffery Frankel)接受《日經亞洲評論》訪問時,說:「利用經濟主宰地位來制裁他國,對美國來說是強而有力的工具,但是和所有工具一樣,過度使用都會有風險。他國很可能另闢新局。認為美元永遠會是國際貨幣中的老大,這種想法很愚蠢。」

熟知歷史者應該記得,二次大戰前夕,納粹德國、蘇聯等2大國際社會棄兒是如何簽訂互不侵犯條約,瓜分波蘭,從而引爆全世界災難性戰禍。當時該協議令人意外,是因為納粹、共產主義位於左右兩極端,但希特勒(Adolf Hitler)、史達林(Joseph Stalin)雖然都熱中於意識形態,但同時也是冰冷的、利益至上的現實主義者,以致有超出西方判斷舉動。

美國在1970年代聯中抗蘇,也是個意外舉動,後來但來導致冷戰格局改變,蘇聯被擊垮、解體。但現在美國正促使2個主要敵手重新聯合,這是否會提高戰爭風險尚屬未知,連是否能有效打擊中國、和一如川普(Donald Trump)所言,讓美國再次偉大,都不好說。

除了俄羅斯之外,另個被美國制裁的主角伊朗日前也宣布將人民幣列為結算貨幣之一。即使是美國傳統上的一些盟友,也因為川普屢次美國本位單邊主義行動或貿易戰,並未堅定站在所謂西方陣營。例如韓國就在本月延長了與中國的貨幣互換協議。日本、歐盟、德國、法國都不願承諾加入「淨網計畫」(Clean Network)。

近期調查顯示,除了日本、澳洲以外,美國與其他區域和國家關係都呈現下降趨勢,而儘管中國大陸所謂戰狼外交和疫情引發國際對中不滿達到新高,但在許多最不值得信任領袖票選中,唯一超過習近平或普欽的,正是川普。而在疫情應對最不能信任的國家,美國也高居榜首。

俄中貨幣同盟成形,是否就有足夠力量抗衡美國霸權,不無疑問,但這是世界秩序重塑的開端,抑或美國能如同1980年代贏得冷戰最後勝利,都還要更多時間觀察。

(中時新聞網)

#貨幣同盟 #俄羅斯 #EAEU #SWIFT #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