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出發,橫跨歐亞,長達15500公里騎往德國的不思議之旅!!

「一路上不管曾經自我質疑多少次,為什麼我在這裡?為什麼我要這麼做?到頭來,還是慶幸自己有騎這麼一遭。」

從城市到鄉村,從山上到海邊,越過一個又一個國境,踩著單車踏板緩緩前進,細看一路地表變化,每一吋美麗與哀愁。漸漸覺得,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簡單生活,不急著去擁有,因為想珍惜已擁有的;不想留下遺憾,所以用力愛自己、愛親密的人、愛陌生人,愛這個世界,於是看世界的眼光不同了,不完美的世界也變得溫柔了。

【精彩書摘】

早在二零一四年,和史遊歐時便來過巴爾幹半島的一些國家,當時是搭大眾運輸和住青年旅社的背包客,這次雖然一樣是沿海岸線前進,但方向相反,交通工具也換成單車,能搭帳篷過夜就不花錢。

多山的阿爾巴尼亞,絕美的蒙特內哥羅,還有沿著海岸線有許多古城的克羅埃西亞,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旅行方式不同,看見同樣的風景卻有不同心境,我們不像當年那樣執著於必看的觀光景點,反倒有種最美的風景其實都在路上的怡然自得。

克羅埃西亞海岸線觀光業發達,總得尋尋覓覓一番才能找到一個隱密的營地,我們也有過一兩次沙發衝浪,其中一個沙發主人尤其令人難忘,他的名字叫米卓。

借宿的那天,米卓剛好不在,他用通訊軟體聯繫史,說他會留鑰匙讓我們自己開門。依照他的說明,像尋寶般找到鑰匙進屋,史立刻傳訊跟他說一聲,他也回傳:「歡迎歡迎,就把我家當作你們家吧!」然後交代冰箱的東西隨我們吃喝,不用在意。

蒙特內哥羅(圖/台灣東販提供)
蒙特內哥羅(圖/台灣東販提供)

不是沒遇過慷慨的借宿主人,但是上一次遇到大概是在伊朗吧。米卓讓我想起那個在伊朗西部山區,邀我們進他家躲雨,後來又留我們獨自在他家過夜,人就不知去哪裡的阿伯。那個阿伯完全不會說英文,也沒問我們姓名,就放心將他家交給我們。記得看著阿伯離去的背影,我當時震驚於人和人的信任原來可以如此簡單。

如果是我,我能將我家放心交給未曾謀面的陌生人嗎?我不敢肯定,看來我的心胸還不夠寬大。

雖然米卓說可以睡床,但那一夜我們仍拘謹地在客廳打地鋪。隔天米卓傳訊來說希望我們等他一下,他想在我們離開前見上一面,於是沒多久便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一臉和煦的笑容,手裡拎著幾條魚,和我們相見歡後便進廚房忙碌,他說:「這是我釣的魚,很新鮮,我想煎給你們吃。」

他高大的身軀擠在狹小的廚房,霹哩啪啦的油炸聲響起,很快傳來撲鼻的香味,一盤被煎得金黃酥脆的魚送到我們面前。看我們吃得開心,他笑得更開心了,說道:「幸好還能見上一面,我很羨慕你們這種長途旅人呢,雖然我自己也很想到處旅行,但目前現實上不太行。所以能招待旅人,好像在某個層面也滿足了我旅行的渴望,我自己也覺得很開心。」

聽他這麼一說,我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真誠地回道:「其實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好人,才成就了我們的旅行,和你們相遇,我們的旅程才變得多采多姿,真的很謝謝你。」

米卓綻放了一個如太陽般的笑容說:「我覺得我才要謝謝你們,是你們讓我看見生活的不同可能性,有一天,等生活條件許可後,我也會上路的。」

史說:「那經過德國的時候,一定要來找我們!」

我搶著說:「誰說我們一定會在德國?總之不管我們在哪兒,我們家就是你家!」

米卓説:「那就一言為定了!」

過了巴爾幹半島,入境義大利,單車道的普遍讓我們為之驚艷,越往北走尤其常見,有時候幾乎一整天都騎在單車道上。

與奧地利相接的北義自治區南蒂羅爾省(South Tyrol),在一戰前屬於奧匈帝國,至今全境七成的人仍以德語為母語,讓除了問候史媽之外沒機會講德文的史如魚得水。

「從這裡開始,我能一路說德語直到回家。」史興奮地說,那一刻我才驚覺,我們真的離他家越來越近了。

除了語言和文字,這裡的建築風格也明顯和南方不同,如果不說,會以為這裡是有別於義大利的另一個國家。事實上,南蒂羅爾省能成為如今的高度自治區,也是經歷過一番血淚。墨索里尼曾經想把這裡的德語人口義大利化,全面禁止原有的語言與文化,即便在二戰過後義大利成了民主共和國,政府對南蒂羅爾省的諸多管控大有改善,但仍未讓人民心服,尤其有奧地利在一邊鼓譟,甚至發生過一些零星的恐怖攻擊事件。

南蒂羅爾省的建築(圖/台灣東販提供)
南蒂羅爾省的建築(圖/台灣東販提供)

一九七一年,在國際法院裁決之下,奧地利不得干涉南蒂羅爾省內政,義大利政府也必須給予南蒂羅爾省最大的自治權,懸宕多年的問題才得以解決。

史邊騎車邊娓娓道來南蒂羅爾省的歷史,也不管我有沒有在聽。有他這個行動維基百科在身邊,常常讓我覺得好像有個免費的語音導覽,他的博學多聞正是最吸引我的一點。

騎到距奧地利邊界不遠的人造湖,雷斯肯湖(Reschensee),當時為了建造水壩淹沒多個村莊,如今只剩一座十四世紀的教堂尖塔突兀地矗立在湖面上。

都三月底了,整座湖仍結著冰,在群山環繞下,冬天仍靜靜地在此沉眠。如此壯闊的冰湖讓我想到迪士尼動畫《冰雪奇緣》,莫非是冰雪女王艾爾莎也來過這裡嗎?

站在一個原本是用來跳水的木台欣賞冰湖,我忍不住喃喃自語:「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冰湖呢,未免也太震撼了。 」

史左顧右盼一陣後說:「這裡應該算浪漫吧……」然後突然單膝下跪,深情款款看著我說:「妳願意嫁給我嗎?」我當場僵住,像冰湖一樣被結凍,幾秒後才又羞又喜地說:「好!」

自從因吵架把訂婚戒指丟還給他後,我就一直在等這一刻,想不到這小子讓我一等就是一年多。本以為他忘了,卻不知道原來他一直盤算著找個浪漫的地方二次求婚。

二次求婚(圖/台灣東販提供)
二次求婚(圖/台灣東販提供)

就在他正要將串著戒指的項鍊為我戴上時,戒指咻一下從項鍊的一頭滑落,我慘叫一聲,直覺望向木板空隙下的石頭堆,我們立刻衝到木台下的石頭堆裡翻找,可小小的戒指掉進去就像隱形了,怎麼找都找不到,我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沒結婚的命?

「找不到就算了吧,反正你的心意我收到了。」我無奈地說,幻想此刻有個湖中女神拿著一枚戒指出現,問我:「妳找的是這個金戒指,還是這個銀戒指?」都不是,女神,我找的是那個我等了一年多的求婚戒指,人家想嫁尪了啦!

史又奔回木台上,嘗試從剛才站的位置的木板空隙丟石頭,看看石頭大概落在哪裡,戒指掉落的地方應該差不多。結果這時候,他看到還靜靜躺在木台上的戒指。

他喊道:「找到了!」我驚喜地衝上木台,有些不敢相信,不明白剛剛怎麼就這麼篤定戒指墜湖了,徒然自己嚇自己。

他為我將串著戒指的項鍊戴上,這次沒再放手,溫柔的說:「沒有第三次求婚了喔。」我轉過身抱緊他,緊貼他的胸膛聽著他的心跳,說道:「這次就是一輩子,我愛你!」

(本文摘自《遺憾之前,用力去愛》/台灣東販)

【作者簡介】

Yuily遊歷

小時候的願望是成為辛巴達,目前旅居愛爾蘭,希望可以用對環境友善的方式過著簡單生活,並用幽默感為生活調味。

粉專:Our Unlimited Traveling Dream夢無限

部落格:www.dreamunlimited.net

IG:www.instagram.com/dreamuld/

Youtuber頻道:Our Unlimited Traveling Dream夢無限

《遺憾之前,用力去愛》/台灣東販
《遺憾之前,用力去愛》/台灣東販
#戒指 #求婚 #巴爾幹半島 #南蒂羅爾省 #雷斯肯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