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應2025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2017年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主責機關從各縣市社會局處轉至衛生局處,「原本」的長照機構歸社會局管理,「新成立」的長照機關卻由衛生局管轄,「雙頭馬車」的管理方式運作至今,業者怨聲載道。以台北市為例,衛生局早已明訂長照機構各項收費標準,社會局至今卻毫無章法,有業者怒批:「往往只要社會局一句話,成本就可能收不回來了!」

「台北市私立大園老人長期照顧中心」負責人林郁翔每天都要清點儲物間,把架子上堆放的尿布、導管、手套及消毒酒精等秏材放進手推車中,這些秏材是中心每天照顧長者所需的器材;他一面數著尿布的數量,一面抱怨說,「《長期照顧服務法》實施前,新北市社會局對於長照機構的收費就有一套標準,耗材和服務明碼實價,台北市社會局卻始終毫無章法,像這樣一片十元的尿布,因為台北市社會局沒有公告,我們就不能收費,否則就會遭到投訴。」

「長照機構裡的老人,每個樣態都不一樣,有些能行走、有些得靠輪椅代步,有些則臥床不起。如果有長輩臨時需要一個尿管、鼻胃管或血糖試紙,我們不可能叫家屬拿來,一定是由我們提供,但如果每要用一項耗材,就必須去函向台北市社會局申請,怎麼申請得完?」林郁翔抱怨。

《長照法》2017年上路後,北市老人安養機構的主管職權從社會局轉為衛生局,但2017年前成立的機構,主管機關仍是社會局。(圖/黃威彬攝)
《長照法》2017年上路後,北市老人安養機構的主管職權從社會局轉為衛生局,但2017年前成立的機構,主管機關仍是社會局。(圖/黃威彬攝)

「我這邊原本有一位一百零四歲的奶奶,今年因為癌症走了,她已經住很久,也沒有家人,從入住到喪葬後事至少兩年,我們全部都幫她善後,因為認為這是應該做的,所以費用拿不到就算了。可是她日常所需的物品,如果還不收費,我們要如何營運下去?」另一名台北市長照業者也無奈地吐露辛酸。

針對長照機構業者的控訴,社會局表示,雖然局內了解收足費用,機構的營運才會好,但希望業者也能理解,社會局面對家屬,同樣需要取得收費之間的平衡。社會局並且承諾,之後會邀集業者、專家學者與家長一同舉行協調會,訂立收費標準的大方向,讓業者未來的費用項目公開透明。

更多 CTWANT 報導

(中時新聞網)

#業者 #社會局 #長照機構 #收費 #收費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