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為大陸半導體國家隊的紫光集團,近期驚傳債務高達1567億人民幣(約台幣6832億元),陷入財務困境,成為大陸半導體產業自主化道路上,另一件必須面對的問題,對此,紫光集團一筆13億元人民幣(約57億元新台幣)信託貸款展期確定無望,觸發紫光主體信評及3檔債券信評從AA遭降至BBB級,掉至投資級債券最低評級。紫光集團淪至如今地步,當年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對紫光董座趙偉國評論是「炒股的投資者」,似乎一語成讖。

紫光集團於本月初一筆10億元人民幣信託貸款到期,但未獲批准展期,導致紫光集團多檔境內外債券價格大跌,讓該集團財務問題浮上檯面。至於15日到期的13億元人民幣債券「17紫光PPN005」,提出償債延期方案,但已經遭到多家金融機構否決,讓紫光集團該筆債務確定步入「實質性違約」。

紫光集團於1993年在清華大學科技開發總公司基礎上成立,趙偉國於2010年接手紫光集團,並在2013年砸17.8億美元收購展訊通信,隔年以9.1億美元收購大陸IC設計廠銳迪科。截至目前為止,紫光集團投資事件62件,定向增發(類似海外的私募)就達35件,紫光展銳就是其中1家。

至於紫光董座趙偉國,當年成功挖角台灣DRAM教父的前華亞科董事長高啟全擔任紫光集團全球執行副總裁,引發半導體業界震撼,甚至大砸194億元新台幣入股記憶體封測大廠力成,一舉成為最大股東,此後又花費568億元台幣投資矽品、119億元入股南茂等台灣封測廠,一時之間,紅色浪潮席捲台灣封測市場。

時任鴻海董事長的郭台銘對於紫光集團行動評論,他認為趙偉國就是個炒股的投資者,去問世界半導體教父、時任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他願意賣公司(台積電)多少錢?張忠謀60多年半導體經驗不是說可以用錢買的。

郭台銘當時指出,大陸每個省份都在調結構,過去LED、太陽能就是這樣做爛的,最後連大陸都身受其害。郭台銘也提到,面板業也是一樣,若開放台灣面板業去大陸,最後將是台廠控制該產業發展。郭台銘強調,從兩岸角度來看,無論是經濟、科技合作,產能都不應該無上限擴張,大家都會賺不到錢,尤其是科技業。

事隔5年,紫光集團的半年度報告顯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的有息債務總額高達1567億人民幣,當中1年內到期的債務占比約52%,債券融資基本集中在母公司清華控股層面。此外,更在今年9月紫光2018年發行、2021年1月到期的10.5億美元公司債於日前價格崩跌後,紫光集團財務問題也浮出檯面。

至於當年被挖角的高啟全,已在10月1日正式離開紫光,轉戰台灣設備及晶圓再生廠辛耘,在大陸興建12吋晶圓再生廠。高啟全對此表示,階段性任務完成,接下來他要做自己的事。至於高啟全替紫光集團安排的的3D NAND 技術發展進程,勢必也會受到影響。

北京當局日前宣布的「十四五」規劃中,加大對科技產業競爭實力的目標,不僅將給予10兆元人民幣發展第三代半導體,還預計砸1.4兆美元加快大陸半導體自主化進程,今年更有超過1.3萬家中小陸企,但有不少豪無相關,甚至是海鮮業者跑來申請半導體補助,導致大陸發改委出面遏止亂象。

至於大陸智慧機龍頭華為創辦人任正非也提到,大陸當前科研狀況,很像美國在二次大戰前的50年,當時美國產業雖領先全球,卻大量依賴歐洲的基礎研究成果,不重視基礎科學研究以及教育。任正非表示,目前大陸的基礎工業,無法設計出華為的先進晶片,並坦承台灣的半導體技術全球第一,大陸半導體產業在製造設備、基礎工業、化學製劑上,仍有極大問題,半導體產業發展不可能一蹴而成。

(中時新聞網)

#南茂 #全球 #辛耘 #台積電 #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