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福其/特稿

NCC否決中天新聞台換照,顯露民進黨政府要人民閉嘴、不容反對聲音存在,赤裸裸展現以國家機器扼殺言論自由的麥卡錫思維。令人憤怒的是,部分自詡民主的政客、名嘴及學者趨炎附勢,對中天喊打喊殺;悲哀又令人痛心的是,猶有國人認為事不關己,不發一語。可怕的是,當媒體淪為一言堂,清一色只能吹捧綠色政權,任何人隨時都可能以言賈禍,被政府東廠追殺,台灣的未來還有民主自由嗎?

2014年俄羅斯有部電影《危樓愚夫》,描述水管工為挽救一棟危樓中800多條人命,對抗俄羅斯整個腐敗的官僚体制的故事。

影片中,住800多人的大樓有一道存在多時的大裂縫,官方多年一再粉刷表面、暗自中飽維修經費,住民們習以為常,偶而多看一眼,照樣回家睡覺。雖然水管工發現大樓24小時內就要塌了,趕緊提醒官方疏散住戶,腐敗官僚卻不滿利益受損,用槍口堵住水管工的嘴,威脅他噤聲亡命他鄉。

可悲的是,水管工不顧官僚威嚇、家人逼他勿惹禍上身,仍秉持良心地逐戶拍門叫醒800多位住戶漏夜逃命,但醒來的人群卻把水管工痛揍一頓,發洩完又回大樓沈睡。

電影裡,官僚雖腐敗可恨、家人雖自私可憎,但更令人痛心的卻是冷漠麻痺的「愚夫」,或沈默或沈睡,將水管工視為「異類」地逐出群體,彷彿如此社會就會安靜平和,毫不自覺地踐行「正義是多餘,自私是真理」,頹危大樓終至傾塌。

台灣現況正如電影中的危樓,日益擴大的裂縫正是被戕害的新聞自由,民進黨政府有如拿槍堵嘴的腐敗官僚,不敢為新聞自由發聲的媒體則是怯懦的家人,愚夫除了是附勢裝睡的政客學者,更是認為事不關己的人們。

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曾遭納粹迫害的德國新教牧師馬丁.尼莫拉寫的短詩「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馬丁的短詩,發人深省。中天新聞台被名為民主進步、實為麥卡錫信徒的執政當局濫權扼殺,台灣人何時才能深省?何時才會覺醒?

(中時 )

#水管 #說話 #官僚 #大樓 #危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