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89年發生一起兇殺命案,在桃園縣鈞寶電子公司擔任副理的陳人誠因為不願與女友羅美雲分手,談判破裂之下,竟遭羅下藥迷昏,被繩綑綁後遭割斷頸靜脈,昏迷中被丟到池塘裡溺斃棄屍。檢方調查羅女因為劈腿提分手,陳不肯遂動了殺機,她棄屍後還透過電話裝成阿婆,稱「她的孫子綁架錯人」要警方到棄屍地找人。

這起駭人聽聞兇殺案兇手為陳人誠的女友羅美雲,羅當年31歲,因為移情別戀、愛上他人,但陳不願放棄感情、多次向羅逼婚,兩人多次談判破裂,讓羅動了殺人念頭,她預先在新豐鄉租屋、租車,於10月26日約陳談判時,將50顆鎮定劑磨成粉狀,藉機摻入飲料及漢堡以迷昏陳。

羅美雲將50顆鎮定劑磨成粉狀,藉機摻入飲料及漢堡以迷昏陳人誠,持刀架在已昏昏沈沈的陳脖子上,一再逼問要不要和她分手。(圖/資料照)
羅美雲將50顆鎮定劑磨成粉狀,藉機摻入飲料及漢堡以迷昏陳人誠,持刀架在已昏昏沈沈的陳脖子上,一再逼問要不要和她分手。(圖/資料照)

當天下午四時許,羅美雲將車直接開新豐鄉民宅內拉下鐵門,將坐在駕駛座旁的陳人誠層層綑綁,並持刀架在已昏昏沈沈的陳脖子上,一再逼問要不要和她分手,但陳根本已無法言語,她見陳不回答,竟狠心持刀割斷其頸靜脈致失血昏迷,但她誤以為陳已死,先初步清理染血的租車,將陳的身體以外套簡單遮掩,駕車載陳去買帆布袋準備棄屍,直到晚間七點多,她找到適合棄屍的該處池塘,將尚未氣絕的陳丟進池塘導致溺斃。

羅美雲殺人棄屍後,為誤導警方辦案方向,在楊梅鎮撥打公共電話至電子公司,刻意壓低音調,假裝是老太太聲音,報案稱「我的孫子綁錯人、人被棄置在楊梅高中後方池塘中,儘快前往尋找、或許還有救」。

陳人誠民國88年就準備與羅美雲訂婚,但訂婚前夕他被人以製造假車禍的方式毆打成傷,耳朵還被割去一半,訂婚因此延宕。(圖/資料照)
陳人誠民國88年就準備與羅美雲訂婚,但訂婚前夕他被人以製造假車禍的方式毆打成傷,耳朵還被割去一半,訂婚因此延宕。(圖/資料照)

桃園縣刑警隊追查,羅女81年間認識陳人誠,兩人交往一段時間後,另結識廖姓警員,羅女開始展開三角戀,為免身分曝光,一直以假名「張奕文」與陳人誠交往,之後雖告知真實名字,騙稱她從事調查員工作,基於政治偵防身分必須保密。

此外,羅美雲事先盤算案發後檢方會搜索陳人誠宿舍、筆記本等資料,於是她先在宿舍以左手書寫一張紙條,內容大略是「石南芳與我(即陳人誠)的債務,今天是攤牌日,一定要解決!」。警方之後果真至宿舍搜索,但並未注意到該紙條, 而是羅女主動「提醒」警方該紙條,也是這這小動作讓警方直覺不對勁,經比對筆跡非陳所寫,對她展開調查後,果然查出她已婚且冒用張奕文假名之事。

羅美雲殺人後還裝作路人,出現在棄屍地,她還還透過電話裝成阿婆,稱「她的孫子綁架錯人」要警方到棄屍地找人。(圖/資料照)
羅美雲殺人後還裝作路人,出現在棄屍地,她還還透過電話裝成阿婆,稱「她的孫子綁架錯人」要警方到棄屍地找人。(圖/資料照)

羅女與廖姓警員在民國84年結婚,86年懷孕生子,矇騙陳人誠出國念書兩年 ,之後繼續與陳交往,陳也決定與她廝守終身,預定於89年11月5日訂婚,不料文定之日還未來臨,就慘遭毒手。而羅女丈夫否認涉案 ,檢警查出案發當天他全天候在台北受訓,確定不在場,至於是否知情,則有待調查。

陳人誠住家的鄰居表示,聽說陳88年就準備與交往多年的羅姓女友訂婚,但訂婚前夕兩人外出赴,陳卻被人以製造假車禍的方式毆打成傷,耳朵還被割去一半,由於這件意外,訂婚才延宕。沒想到事隔一年,傳說陳人誠又要與羅姓女友訂婚、同時結婚,連新房也都裝潢好了,不料,這次卻發生更慘的事,連命都丟了。

楊梅警方在幼獅路圓墩坡池塘的命案現場,拉起警戒線。(圖/資料照)
楊梅警方在幼獅路圓墩坡池塘的命案現場,拉起警戒線。(圖/資料照)

法院開庭審理時,陳人誠雙親請求法官依「一命抵一命」論處,羅美雲則數度哭倒法庭,辯稱不是有意要殺死陳,羅女律師力爭她精神有問題,但合議庭認定羅女在醫師鑑定時,有希望表現出有精神症狀意圖,符合「詐病」診斷,推定殺人時沒有達到精神耗弱程度,台灣高等法院在民國94年依殺人罪,判處羅女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中時新聞網)

#割頸 #棄屍 #分手 #訂婚 #鈞寶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