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海洋科技大學(台北海大),邀請電影《無聲》男主角劉子銓及他的經紀人許凱翔,舉辦電影座談會。《無聲》今年金馬獎入圍8項,且拿下最佳音效、最佳新演員獎(陳姸霏)。這場座談會現場500多個座位爆滿,所有同學非常投入聆聽兩位來賓分析電影的拍攝細節及內幕。

特別的是,台北海大向來重視多元學生及多元校園環境,每次公開講座都會安排手語老師,在現場幫聾人同學翻譯來賓的演講內容,這天剛好就是闡述聾人的世界,來賓劉子銓相當大方,即席接受挑戰與手語和聾人同學對談。

劉子銓謙虛直喊緊張,也說這宛如踢館驗收考試。因《無聲》電影是劉子銓15歲的作品,他今年17歲,離他學手語超過兩年的時間,他以手語表達「壓力好大,現在有點生疏,學手語兩年前的事情,已經忘掉一些,但我很願意一起聊聊」。

現場聾人同學問他平常在家都在幹嘛?他以手語表達看電影,後來他替現場500位同學翻譯兩人對話,「我一開始講我手語很爛,他一直講『沒關係、沒關係,安慰我聾人也是要花很久的時間去學手語』。」

座談主持人是台北海大表演藝術系系主人歐佾杰,他好奇拍完《無聲》電影對聾人最大的看法為何?劉子銓說,「我真的要建議全部人,不要用憐憫的心態去觀看他們(聾人)」、「他們不想要被憐憫或關懷,他們是想要被平等的角度去看他們」。

還說,現在在路上遇到聾人交談,「我看得懂他們在比什麼,有一次我就一直看他們比手語,有個聾人就問『你看什麼?』我就比回去『我會一點手語』,他們很意外就問,真的喔?為什麼?我就他聊起來了」。他說,「我覺得我拍完《無聲》,雖然是一部電影,很有成就感,但另外的一種成就感, 就是我學習到了另外一種語言,能讓我稍微跟他們溝通」。

現場有同學提問劉子銓馬來西亞籍女生遭擄殺事情看法,劉子銓很沈重表示有關切這個事件,但衝擊太大仍在消化,不方便發言。是否遇過同儕霸凌?他則透露國中時,曾目擊同學遭霸凌,「我在那所國中有個池塘,一群同學就把一個同學丟進池塘裡面,他們覺得好玩,可是,被丟進去的同學覺得不怎麼好玩」,那時候,他斥責同學「為什麼把他丟下去,你們有問他好玩嘛?」之後同學比較不再會這樣玩,彼此溝通也多一點。至於自己,「我在學校跟大家關係都滿好的,我沒有被霸凌過」。

他建議採取面對的方法,「我這人就是當下解決,當下溝通」,也建議「我覺得一定要會傾訴,或者告訴別人你在想什麼吧」、「我一直相信一句話『你若是把一件事情在心裡面積太久,會出病』,身體真的會不舒服」。

劉子銓為了電影《無聲》下足功夫,甚至找聾人到家同住,學習聾人生活,他也考驗現場500位同學,聾人聽不到「怎麼叫起床」?「如果你要進他房間,若不方便開門,要怎麼叫他」?沒想到現場有同學答對,劉子銓也解說,「他們的鬧鐘是震動力很強的,擺在耳朵邊就會起來了」。

閃燈則是提醒聾人的一種方法,「你敲門的話他聽不太到,所以基本上是靠閃燈,有些家庭對閃燈的順序跟幾次閃燈,代表著不同的意思,像是閃幾下是吃飯。」他還說,與聾人同住時,因半夜起來喝水,撞見過他們說夢話,「就看到他會打手語,就跟我們說夢話一樣,就打得不清不楚,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最後,劉子銓推薦學生去戲院看電影《無聲》,「不要帶食物進去裡面,因為會吃不下,我覺得還要有點心理準備,我覺得大家不要怕,很多人看完這部片預告片,就覺得是一部鬼片,但其實不是,他是一部節奏比較快,和比較壓抑的一部片,但我想看完這部片,一定有很多可以反思的問題」。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劉子銓及經紀人出席《無聲》電影座談會。(台北海大提供)

(中時 )

#劉子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