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取自路透社)
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取自路透社)

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新聞網站24日刊登華盛頓智庫「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研究員哈納尼亞(Richard Hanania)文章《美國外交政策將由中國決定,而不是拜登挑選的布林肯和沙利文》,內容指出,未來美國外交政策將由大陸決定,而不是拜登挑選的布林肯和沙利文,美國將發現自己在國際事務中發揮的主導作用有所減弱,原因並非大選結果,而是地緣政治和經濟現實正迫使華盛頓當局走上這條道路,而其主要原因是大陸的崛起​​。

該文稱,拜登在競選活動中多次批評川普的對外政策,並承諾未來將透過改變行動路線來保證美國的國際地位,他將提名他在外交事務上的長期助手、前副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擔任新政府國務卿,並挑選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出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布林肯和沙利文屬美國民主黨主流陣營,對於合作持開放態度,更傾向於與盟友友好合作。而傳統觀點和《紐約時報》等媒體認為,拜登上任後將終結川普時期推崇「美國優先」的孤立主義政策,將回歸歐巴馬時代,重回與全球合作的美國大佬。

該文指出,未來幾年,美國將發現自己在國際事務中的主導地位有所下降,而這並不是因為這次或上次大選結果,而是地緣政治和經濟現實正迫使華盛頓走上這條道路,其中主要是大陸的崛起​​。1990年,美國GDP是大陸的17倍,而根據不同衡量標準,大陸可能在未來10年左右超過美國,華盛頓的「鷹派」和「鴿派」該如何應對這一問題展開了辯論,無論哪一方獲勝,「想將美國的實力維持在同一水平都是幻想」。

對於中日韓關係,該文稱,美國已經對韓國和菲律賓等盟友感到憤怒,因為它們更願意與中方和平共處,而不是意圖制衡,未來,這種挫敗感還會增加。11月中旬,大陸、韓國、日本和澳大利亞等15國剛剛簽署了佔據全球GDP總量約三分之一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RCEP將塑造未來幾十年的全球政治格局,鞏固北京「作為亞太地區中心的天然地位」。

與此同時,在美國盟友的範圍之外,也可以感受到大陸日益增長的實力和影響力,比如,美國過去一直是「中東霸主」,但現在,美國孤立伊朗的施壓策略受到了中伊關係限制。

大陸的崛起創造了新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現狀,這些都是不能被抹去的事實,未來幾年,美國領導人將必須認識到,單方面孤立的流氓政權時代已經結束,東亞的未來的發展將取決於大陸而非美國。不過,而最危險的地方在於,若美國拒絕接受這樣的現實,還去奉行維持美國霸權,只會導致嚴重貿易爭端甚至戰爭的政策。

(中時 )

#美國 #中美 #霸權 #拜登 #民主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