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巫》5段超渡亡魂戲遭到消音及刪除。(海鵬提供)
《南巫》5段超渡亡魂戲遭到消音及刪除。(海鵬提供)
《南巫》傳說中的降頭鬼震驚馬國政府。(海鵬提供)
《南巫》傳說中的降頭鬼震驚馬國政府。(海鵬提供)

輔以電影《南巫》榮膺第57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馬來西亞導演張吉安,載譽歸國卻遭到馬來西亞國家電檢局無情打壓,造成當地輿論一片嘩然。據《星洲日報》報導,《南巫》在馬來西亞遭狠砍12刀,其中不僅5段皮影戲遭到消音或刪除,更要求他本人必須對其他7段,包括男主角夜半口吐血和銹鐵釘、母親與死去兒子相擁而泣,以及多段出現鬼的畫面提出「解釋」。

眼看自己首部電影遭到如此蹂躪,目前困在防疫隔離的張吉安,焦急得不禁哭泣了起來。諷刺的是,張吉安在台灣勇奪金馬獎當下,還獲得馬國政府通訊及多媒體部長拿督賽富丁及國家電影發展局的發文祝賀,《南巫》更獲邀為「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閉幕片。張吉安表示,倘若《南巫》真遭狠砍12刀對待,他寧可退出「馬來西亞國際電影節」,甚至不排除放棄該片在馬國上映。

張吉安是在金馬獲獎後隔天一早,搭機回馬來西亞,並依規定再次展開14天的當地防疫隔離。停留台灣期間,張吉安碩果滿載,他以金馬提名片《南巫》及創投新案《五月雪》,總共橫掃包括最佳新導演5項大獎,卻在載譽歸國後遭到自己國家電檢的無情打壓,讓他萬般感慨。尤其「一手電賀、一手動剪」做法,更不免讓人不禁對其電影政策產生質疑。

由於伊斯蘭教是馬國官方宗教,即使憲法保障宗教自由,但其他信仰遭到抹滅情況屢見不鮮,甚至波及民俗文化。《南巫》片中遭到政府消音或刪除的5段「吉打皮影戲」,其實在當地傳承已逾千年,常在祭拜稻神及拿督公(土地公)誕辰登場,目前卻岌岌可危。

而其他7段如「男主暈倒稻田」、「田伯爺(當地神祇)之舞」、「男主角夜半口吐血和銹鐵釘」、「母親看見死去兒子相擁而泣」,以及在樹梢、車頂、船上無所不見的「鬼」,都要求導演得親自赴局解釋,再視情況由當局定奪電檢結果。驚人的是,由於之前廖克發導演的《波蘿蜜》更慘,曾被馬國電檢局要求大剪27刀,更讓人為《南巫》的命運捏一把冷汗。但導演張吉安仍將盡力爭取該片在馬國能一刀不剪映演。

《南巫》一段以皮影超渡亡魂戲也必須消音新科金馬最佳新導演張吉安,就出生於與泰國為鄰的馬來半島北部「吉打」,電影《南巫》拍的就是他的「童年往事」。吉打地處信仰「三不管地帶」人巫共存,雖有「馬來西亞米倉」美稱,卻是降頭的發源地。由於兒時親眼見到父親遭到鄰居懷恨下降頭,更在逃過死劫後獻身解降、為人祈福,決定將之拍攝成電影。

片中山神、巫師、蛇神、仙女全數出籠,讓人大開眼界,匪夷所思的題材,加上高超的說故事功力,果然讓張吉安初試啼聲即馳騁金馬。張吉安深知降頭信仰文化無法以科學解釋,如今馬國電檢局要求他親赴「解釋」,該如何說服官員讓他大傷腦筋。《南巫》預定將於明年春天在台灣上映。

(中時 )

#南巫 #張吉安 #金馬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