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家機器粗暴對待下,中天新聞台申請換照遭到駁回,這紙公文終結了台灣引以為傲的民主價值與言論自由,更損及憲法賦予人民的財產權,無法計數的還有長年累積的人才資源與收視戶權益,這些若無法得到法律及時救援,稍縱即逝亦難以挽回,當假處分成為最後的救濟手段,端看法院一槌定音。

總統府5月流出的密函,如今坐實了「中天關定了」是安排好的戲碼,選任「反送中」立場鮮明的兩位NCC委員,遂行政治任務,一手策劃為中天新聞台換照量身打造的聽證會,所有鑑定人一面倒的持反對意見,鋪陳NCC委員會最終以全數7票,駁回中天的換照申請。

這樣的審議結果,是對憲法賦予人民的財產權嚴重侵犯,以茂德國際2017年入主東森電視為例,當年是以177億元左右買下東森新聞台在內的八個頻道,願意出此高價,看中的是東森新聞台的影響力,對中天電視來說,中天新聞台亦是如此,5、60億元估值並不為過。

若法律救濟無法維持中天新聞台在52頻道播放,財產權亦受影響,這與國家直接掠奪民眾財產,實無二異。(圖/林士傑攝)
若法律救濟無法維持中天新聞台在52頻道播放,財產權亦受影響,這與國家直接掠奪民眾財產,實無二異。(圖/林士傑攝)

NCC的權利有沒有大到,可以「沒收」人民的財產,對於中天新聞台的不續照處分,是否合乎比例原則,是有疑慮的。簡單的對照,金融業挨罰頻率不低於電視台,但金管會並沒有收回金控,甚至銀行、壽險、證券的執照,讓整家公司瞬間瓦解,道理可想而知。

講得直接些,NCC刻意曲解,把頻譜稀少的學理套用在中天新聞台上,合理化其審照,權力無人制衡,適法性就有很大問題,更別說無視於中天新聞台是衛星電視頻道的事實,之所以能上架,這是商業機制所換得,當然是該被保護的財產,沒理由被NCC「放空」。

更何況,中天電視台並非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個人獨資,蔡衍明僅75%股權,NCC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的作法,也同樣影響持中天電視另外25%股東,若法律救濟無法維持中天新聞台在52頻道播放,財產權亦受影響,這與國家直接掠奪民眾財產,實無二異。

看得到的是財產價值,看不到的是中天新聞台累積的人才資源與收視戶權益。一旦中天新聞台被粗暴下架,近500名員工的工作權將直接受到影響,若無法保全現況,觀眾流失、收視率流失,以致於員工出走,難以避免,是何其沉重的骨牌效應,必須審慎待之。

以新聞從業人員養成來說,少則五年、多則十年才能獨當一面,中天新聞台成立26年,培養無數新聞人,更開支散葉,若無法給它們安心、安穩、安定的舞台,將難以再為新聞工作奉獻。就算事後勝訴,這些人也找不回來,統統得重新培養,損失難以估量。

更何況,在中天新聞台還沒下架前,各方為進駐52頻道就搶破頭,派系角力、政商關係的雜程度,讓人霧裡看花,可以想見若誰頂替上了52台。即便中天新聞台勝訴,想把新進頻道拉下來,肯定又是翻天覆地,這無疑構成了回復原狀的天然障礙,社會成本甚鉅。

影響最廣的是收視戶權益,即便NCC用極為偏頗的有色眼鏡,重罰中天新聞台在「政治不正確」上的新聞疏失,但不可忽略的是,中天長年在新聞品質上的努力,招牌節目《文茜的世界周報》的口碑不須贅述,能堅持初衷15年卻不改其志,這在各台中絕對是少數。

中天《文茜的世界周報》在新聞品質上的努力,堅持初衷15年不改其志,口碑不須贅述。(圖/中天新聞台提供)
中天《文茜的世界周報》在新聞品質上的努力,堅持初衷15年不改其志,口碑不須贅述。(圖/中天新聞台提供)

因為NCC的政治追殺,不予中天新聞台換照的嚴厲處分,我們真的就要錯過像《文茜的世界周報》這類具有深度、廣度的新聞節目,任由其他台以價值更為偏頗、內容更為廉價的新聞節目充斥?造成眼光狹隘、加劇對立,對這個國家都不是好事,影響何其深遠。

不管是藍營或綠營做的民調,均有過半民眾認為NCC不獨立,也不樂見中天新聞台被關台,讓台灣自此進入一言堂的時代,但NCC居然可以用7:0的懸殊比例拒絕中天換照,這若非活在平行時空,就是戴上了有色眼鏡審照,罔顧也不重視民意,執意遂行政治操作。

從近期NCC主委陳耀祥公然「喬事」,要系統台吃下華視、撤回寰宇,更應驗了中天新聞台被關台,早就偏離客觀的判斷,政治力介入的痕跡斑斑,吃相已非難看能形容。如今只能寄望身為最後防線的司法,還中天公道,別走到關台或移頻那刻,那就為時已晚。

(中時新聞網)

#中天新聞台 #NCC #陳耀祥 #喬事 #關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