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轉會主委楊翠上午接受電台專訪,針對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砲轟促轉會把台灣烈士視為罪犯;她澄清,促轉會只是還原歷史真相;施明德今繼續在臉書表示,說謊的是楊翠。「是因為無知或者邪惡,我不知道」。

他認為,促轉會的真正任務應該是,讓白色恐怖時代裡,每個人真正扮演的角色,得到他應有的評價,如果促轉會的政治手法是盡挑些簡單的來做和拖過這些難處理的人,那真是太邪惡了。如果上一個時代的邪惡是專制暴政,那麼這一個時代的邪惡就是不真的轉型也不真的恢復正義,一切都是假動作。

施明德今臉書指出,作為泰源革命事件的當事人,民進黨2000年執政後,20年來無論掌權者是誰,都不斷地提醒政府,要求政府能夠向為台灣英勇犧牲自己的泰源五烈士致敬的當事人,施先生沒有也不可能誤會。

他說,1970年泰源監獄革命事件,是由一群追求台灣獨立立場的政治犯起義。事件在第一階段即告失敗,五位在外役監服役的起義者,被逮捕之後,在國民黨當局嚴酷的刑求之下,他們仍緊閉嘴巴勇敢地自己承擔一切,沒有牽連任何同志。

他指出,今天楊翠女士在台北之音廣播電台的發言是公然說謊。理由如果是無知,就是她身為促轉會的主任委員卻無能理解,促轉會發給這五個人的那一張沒有任何意義的平反證書,是給這五個人第一次成為政治犯的第一案,並不是針對這五位因為泰源監獄革命事件而被判處死刑的案件。

他說,如果說楊翠女士不是無知,那麼便是邪惡。只有邪惡的人才會在知情的狀況底下,刻意的說謊來誣蔑別人,這種習性與白色恐怖特務的習性沒有差別。

他說,在國民黨長期的白色恐怖統治之後,民進黨執政的意義難道只是在讓台灣發大財?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已?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難道只是為了讓倖存的政治犯發發牢騷,讓曾經被監控而沒有受難的政客觀賞特務寫的日記,想像一下恐怖的情節為自己抱屈一下。對於真正敢於在恐怖的時代用生命反抗國民黨而被槍決的人,正義在哪裡?

他指出,因為泰源革命事件被國民黨槍決的這五位烈士,歷經戒嚴時期不當審判補償基金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到今天,他們仍然是國家的叛亂罪犯,而不是奠定國家最高道德基礎的烈士——台灣的烈士。不當審判賠賞委員會拒絕賠償,促轉會迄今還在惡意說謊;明知道白色恐怖時代有泰源革命事件,有革命事件就有革命烈士,不知敬拜烈士,是沒有文化素養而且禽獸不如的行為。

他說,截至目前為止,所觀察到促轉會的作為,跟當年經常在指控監察院的作為是一模一樣的,也就是打蚊子不打老虎。如果當年監視范雲這樣的學運份子的檔案像一座小山;那麼許信良、林義雄、張俊宏、施明德的特務跟監日記呢?

他說,為什麼迄今僅邀請陳菊院長看檔案,卻不准施明德、林義雄等美麗島時代的領導人看自己的檔案?只因陳菊是當權者,促轉會才拍馬屁!這是從事轉型正義應有的態度?

他指出,促轉會所做所為代表國家對歷史以及對正義的看法,怎可如此輕佻地針對烈士發言,又如此輕薄的面對國家受難的歷史。受難者中,有無辜者也有烈士,區分他們叫做歷史真相,把他們混為一談,叫做是非不分,叫做不義。促轉會真不懂,還是裝傻?

(中時 )

#促轉會 #烈士 #革命 #事件 #泰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