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市鉛中毒案,因前台中市議長張宏年1家4口鉛中毒而爆發,張的兒子現任議員張彥彤怒告盛唐中醫診所負責人呂世明涉嫌殺人、重傷害等罪。呂向檢方喊冤說:「我沒有要害張宏年一家」、「張議長一直提攜我」,是買回來的硃砂有問題;張宏年也向檢方說,他認識、給呂看診10多年了,呂和他沒有過節,不可能會殺他。檢方認定,呂的胞姐也吃藥粉鉛中毒,犯行並無故意。

衛生署在1991年9月間公告,不得使用「硃砂」、「鉛丹」兩種中藥材調製藥品;2005年4月間公告禁止中藥用「硃砂」製造、調劑、輸入、輸出、販賣等,屬於《藥事法》相關規定的禁藥。

台中盛唐中醫診所頗富盛名,負責人呂世明執業中醫師已25年,盛唐向中藥商歐國樑購買禁藥硃砂入藥,而中藥商「誤認」禁藥鉛丹,當成硃砂出售及調製五寶粉,導致盛唐及九褔的服藥患者中毒。

據了解,硃砂外觀是深紅色,而鉛丹則是較鮮豔的橘紅色,兩者觸感不同,各自外觀顏色不明顯,但互相比對即可分辨。而中藥商則辯稱,他的師傅過世遺留下朱砂、鉛丹等一批中藥材,他親自整理後,以30萬元收購攜回,他在使用該批中藥材時,不察,將鉛丹誤認硃砂使用及出售。

呂偵訊時喊冤,硃砂有限制使用,他在要用時內心其實蠻糾葛的,但早期他的長輩使用朱砂的效果很好,治療嚴重睡眠障礙、心情低落不穩定及心悸等很有效。他研究癌症發現,很多人睡眠障礙,過去很多人以「水飛硃砂」(禁藥硃砂)治療。

呂男說,他在大陸地區習得秘方,朱代粉用於治療鎮靜、安神的藥效有限,為解決病患的失眠症狀,他自2018年改「水飛硃砂」替代入藥,並指示員工向欣隆藥業購買硃砂。

「我不會故意去害人」、「後來才發現買回來的硃砂有問題」呂並強調,他沒有要害張宏年及他家人的故意,因為張議長一直提攜他,張與夫人因睡眠等問題,他大約在2018年使用朱砂,張夫人使用的頻率還比較高;張彥彤則是從2020年6月起開始加。

但呂坦承,他在案發後,為防衛生機關稽查,指示員工將張宏年1家人病歷上記載「朱代粉」等項目刪除。他並詳細檢視剩餘的硃砂,發現顏色偏鮮豔,才懷疑中藥商誤將鉛丹當成硃砂販售給他。

張宏年在偵訊時則說,他當議長時認識呂男,讓他看診10多年了,只是去保養身體的,但沒有變好,呂跟他沒有過節,沒有可能會殺他。張彥彤則怒告呂世明涉殺人未遂,且備位主張如果殺人罪不能立、改告傷害或過失傷害罪;張彥彤還對外說,醫師方面要求和解,他回嗆:「我一家中毒要7000萬!」。

檢方認定,呂世明的胞姐也吃了他所開立的含禁藥中藥粉,並導致鉛中毒,可見呂犯行並非故意,依違反《藥事法》、過失傷害及登載不實準文書等罪嫌起訴。

(中時 )

#硃砂 #張宏年 #鉛丹 #中藥 #盛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