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連續祭出禁止進口、加徵關稅重手後,西澳洲長麥高文(Mark Gowan)已改變溫和委婉立場,直接呼籲聯邦全力修復中澳關係,避免更大貿易損失。有分析指出,儘管澳洲原本以為在中澳貿易爭議中能得到「民主夥伴」國家的支持,但現實卻是,它只能靠自己,「在國際商業領域,民主和戰略上的朋友往往是最激烈的競爭對手。」

綜合媒體報導,標普全球普氏亞太農業定價副總監Andrei Agapi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大陸目前正向美國進口大量產品,包括小麥、玉米及大豆等。這些採購源於美中間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北京承諾購買大量的美國製造、農業及能源產品及服務。

Agapi認為,澳洲在與大陸的貿易爭議中處不利位置,因為大陸並非一定需要來自澳洲的產品,目前也已找到進口的替代來源,像是來自美國的供應。隨著大陸尋求補充庫存和儲備,大陸有可能購買更多,而大陸還有更多的供應商空間,不僅僅只是美國。

大陸是澳洲最大貿易夥伴國,同時是澳洲大麥、煤炭、葡萄酒等重要商品的最大出口市場,澳洲卻是五眼聯盟(Five Eyes,縮寫FVEY,澳洲、加拿大、紐西蘭、美國、英國)中最早禁止陸企華為參與5G網路建設者,但大陸一直未對澳洲採取口頭譴責以上的行動。去年澳洲出口額有約32.6%是大陸貢獻,額度約1600億澳元。而在美國選前未出手的大陸現在也開始連放狠招,澳洲包括糖、大麥、小麥、銅、煤、龍蝦、木材等商品,實際上都從11月就已經不再能進入大陸市場。

西澳大學溫斯洛普經濟學教授Rod Tyers近日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如果中澳展開「全面貿易戰」,那麼澳洲估計將損失6%的GDP,大陸僅有0.5%的GDP影響。昆士蘭科技大學的零售專家Gary Mortimer則稱,如果澳洲停止進口所有大陸產品,將對該國的GDP產生「毀滅性」影響。

因此,在製造出口業遭遇重創之際,澳洲輿論就應對方法出現了兩種觀點,其一,向美國尋求保護,將澳洲與美國的安全條約「從軍事領域轉移到經濟領域」;其二,組建「經濟聯盟」,與所謂「五眼聯盟」的夥伴共同對抗大陸。但這兩種觀點都建立在一個基礎之上,即澳洲的「民主夥伴」都是靠得住的。

從目前情況看來,在這場貿易爭議中,澳洲在世界經濟地位的現實已經暴露無遺,例如在澳洲龍蝦供應「被切斷」後,一直以來力挺澳洲的紐西蘭,並沒有拒絕上海高級餐廳的供貨請求,同時,面臨相同處境的還有澳洲葡萄酒。大陸商務部在上月27日認定,原產於澳洲的進口葡萄酒存在傾銷可能,決定收取107%~212.1%高額反傾銷稅。

對此,澳洲的民主夥伴們口口聲聲說要力挺,通過反華組織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發起一場「購買澳洲葡萄酒、聲援澳洲」的活動。但澳媒也坦承,這場「臨時促銷」活動只是杯水車薪。澳洲葡萄酒被加徵關稅這個消息,對美國和紐西蘭的的葡萄酒商來說猶如天賜良機,這些國家可能迫不及待想要佔領青島、成都等大陸城市超市內的紅酒貨架。

澳洲原本以為在中澳貿易爭議中能得到「民主夥伴」國家的支持,但現實卻是,它只能靠自己。「在國際商業領域中,民主和戰略上的朋友往往是最激烈的競爭對手」。

(中時新聞網)

#中澳 #澳洲 #貿易 #美國 #紐西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