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市議員王立任表示,老人互助會起源於白包制度互動概念,卻潛藏吸金危機,如停止繳錢視為自動放棄,「有人交錢10多年,但長輩過世兩年,他的家屬還在排隊等」。(盧金足攝)
台中市議員王立任表示,老人互助會起源於白包制度互動概念,卻潛藏吸金危機,如停止繳錢視為自動放棄,「有人交錢10多年,但長輩過世兩年,他的家屬還在排隊等」。(盧金足攝)
社會局長彭懷真呼籲,加入往生互助會屬有風險的契約行為,應詳閱契約書內容及給付相關權利義務,並審慎評估。(盧金足攝)
社會局長彭懷真呼籲,加入往生互助會屬有風險的契約行為,應詳閱契約書內容及給付相關權利義務,並審慎評估。(盧金足攝)
市議員質疑,社會局目前無法源可以管,老人互助會也難受到任何法律約束。(盧金足攝)
市議員質疑,社會局目前無法源可以管,老人互助會也難受到任何法律約束。(盧金足攝)

台中市一名陳情人向議員投訴,幫父母親繳納每月8000元老人互助會費長達12年,金額累計破百萬,會費負擔太重萌生退意,發現該老人互助會無退場機制,民進黨市議員4日要求社會局主動介入,強力監督,輔導老人互助會以避免產生財務危機;社會局長彭懷真表示,民間老人會互助行為已久,在中央未立法明文規範前,此類,如民眾認為權益遭受侵害,應循民事、刑事救濟管道。

議員王立任表示,陳情人每月幫父母繳8000元,這種方法起源於白包制度互動概念,卻潛藏四百億的吸金危機,如停止繳錢視為自動放棄,「有人交錢10多年,但過世兩年的家屬還在排隊還在等」。

市議員何敏誠說,東南區是老人互助會大本營,三步就有一家,立意良善,但近年來就頻出問題。

市議員賴佳微、黃守達指出,時空轉變,這種老人互助會漏洞百出,要求市府訂定自治條例配套措施,目前市府處理缺乏有效罰則,沒有退場機制,老人無保障。

林祈烽抨擊,地方和中央互踢皮球,利用弱勢老人以疑似吸金組織,不管是集團或個人,要求市府趕快登記,逐一清查,不要讓受害老人求救無門,阻止吸金歪風。

陳情人說,長輩擔心死之後,不用晚輩負擔喪葬費用,12年來每月8000元費用沉重負擔,向老人互助費提出不繼續繳,但獲「一切歸零」答案,質疑每月來收錢的互助會成員目前準備金的資料,沒有退場禨制和保障,連繳納之前的保障都沒有。

陳情人表示,當初因父母聽信朋友才加入這個老人互助會,起初也是為要盡一份孝心才開始協助負擔每月8000元的老人互助會會費,後來則因為還有房貸及小孩要養,財務負擔實在太重決定退會。

但詢問該老人互助會才赫然發現該會竟無任何退場機制,被告知若貿然退會將無法拿回已繳款項,之前已繳的錢將血本無歸,在迫於無奈的情況下只好先繼續繳下去。

王立任強調,老人互助會為台灣早期因承襲白包文化、加上保險制度還不完善,讓鄉村的老人家可以多少有個保障,歷經2、30年,到現代社會有完整的保險制度,參加老人互助會的人越來越少,而領錢的人卻越來越多,這種機制遲早有一天會破產。

王立任調查,該老人互助會在2017-2020年這4年期間,會員數從4936人少了將近1000人,照這個速度,這家老人互助會遲早會倒閉。

有的老人互助會目前兌現給付日期已拖延至2年,加上會員數取的會費早已遠低於支付的金額,社會局目前無法源可以管,老人互助會也難受到任何法律約束。

王立任要求市府拿出魄力,用力監督台中市的老人互助會,正視老人互助會面臨的財務危機,超前部署,不要衍生出更多受害者,呼籲市府正視老人互助會破產危機。

社會局長彭懷真表示,民間老人會互助行為已久,在中央未立法明文規範前,此類互助行為屬私法契約關係,如民眾認為權益遭受侵害,應循民事、刑事救濟管道。

社會局指出,民間合意性質之往生互助行為已行之多年,爭議始終未輟,社會局依目前唯一的管理依據《內政部輔導社會團體往生互助事項處理原則》,每年委託會計師進行行政查核,督促缺失事項改善,今年度查核日前結束,11月30日辦理查核報告會議,由會計師針對今年度查核狀況簡報說明。

彭懷真說,之前已邀請關心往生互助業務的議員與會,查核報告將於社會局官網公告外,針對查核缺失,要求改善。此外,如果查核的老人會出現給付延後、給付打折、入會年齡提高等情形,社會局提醒民眾預為因應,並研議預警機制可行性。

社會局呼籲,加入往生互助會屬有風險的契約行為,應詳閱契約書內容及給付相關權利義務,並審慎評估。

(中時 )

#老人 #互助會 #社會局 #查核 #市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