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人權會職權行使法」草案在立院審查卡關,監察院長陳菊為此率監委與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溝通,監委紀惠容日前在臉書有感而發,她感嘆,監院與立院彼此的認知落差與挫敗,除了溝通不良,更是人權會先天設計不足的結果,但並不會因此而氣餒,人權會的定位須要自己定位自己,走出自己的輪廓。

身兼人權會委員的監委紀惠容1日在臉書表示,任職國家人權委員會4個月了,常被問「國家人權委員」與監察委員有何不同?它可以獨立行使職權嗎?很遺憾的是,剛送進立法院的《國家人權委員會職權行使法》,剛排進議程就被撤回,理由是擴權、違憲。

紀惠容指出,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認為,依據《憲法》與《國家人權委員會組織法》,「國家人權委員會」是設在監察院之下,不能再另提職權行使法,只能修監察法。他甚至指出,「國家人權委員會」不是獨立機關,它只是特種委員會。她感嘆,「這樣的認知落差與挫敗,除了溝通不良,更是『國家人權委員會』先天設計不足的結果」。

紀惠容喊話,即便困難重重,身為首屆「國家人權委員」的我們,各個戰鬥力十足,我們並不氣餒,我們很清楚萬事起頭難,何不暫且把爭議的《國家人權委員會職權行使法》擱下,我們很清楚我們是國際公約與國內法的橋樑,要成為國家的良心,只能勇敢前行,並強調「我們的定位須要自己定位自己,走出自己的輪廓」。

文末,她引用謝銘祐所創作的歌曲《路》,勉勵自己,「從現在起就讓我們團結彼此,一步步,有路,咱沿路唱歌,無路,咱遼溪過嶺,一起朝有光的地方前進」。

#人權 #國家 #自己 #委員會 #國家人權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