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股市在3月重災後持續走強,主要指數均寫下史上新高,也被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拿來當政績,但劍橋大學皇后學院院長艾里安(Mohammed El-Erian)認為,美國政府對金融市場支持,使市場與實體經濟越來越脫節,下任總統當選拜登(Joe Biden)應該設法打破市場對白宮的依賴。

艾里安認為,拜登可能不會將此事放在太前面的順位來處理,但是拖得越久,不僅風險越高,他自己可能面臨更大困境,例如他可能希望做某件事,但實際上被迫採取完全相反的行動,就像他提名的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7年前接任Fed(聯準會)主席一樣,之前主張升息,

上任後卻不得不更加謹慎。

他指出,川普在放鬆監管和降低稅收等共和黨傳統小政府路線之餘,在貨幣和財政政策上又採取完全相反的政府介入,這使人們開始有了Fed將始終介入市場、危急時會出手救市的印象,所以每次拉回修正大家想的都不是獲利了結或停損,而是又一次買入機會,投資人越來越害怕自己錯過再次取得報酬的機會,市場和實體經濟鴻溝因此越來越大。

艾里安說:「這導致附加的損害風險和意外後果。川普模式鼓勵過度冒險和越來越不負責任的行為,增加了未來的風險。這也鼓勵經濟中資源的錯誤配置,加大了華爾街和其他地方不平等。這種鴻溝雖然擴大速度緩慢,但一定會蠶食經濟,以及金融機構的信譽。」

他建議,拜登首先必須確定自己不會成為股市投資人的人質,接著是加強對金融機構風險監管,至於明年換屆的Fed,人選並非重點,重要的是必須恢復Fed作為金融市場領導者的角色,而不是輔助者或追隨者。「拜登需要迅速擺脫川普路線。這種變化也許不容易,短期也有風險,但符合投資者和健全市場的長遠利益。」

(中時新聞網)

#拜登 #風險 #Fed #艾里 #川普